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58.第五十八章

58.第五十八章


        四目相对,    他的眸色幽深暗沉,    若有似无的笑仿佛黑夜下阵阵而起的风。

        这不是她认识的周祁皓。

        虽然在周家她和他比较亲近,但平日里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忙,在她的印象里,    周祁皓只不过是个乖巧阳光的大男孩,会有负面情绪和傲气,但绝不是现在这种感觉。

        晚风吹起杨清河的头发,她微眯着眼,“周祁皓?”

        是疑问,也是警告。

        周祁皓盯着她,    忽的放松,扁扁嘴,“和你开玩笑的。”

        杨清河眉头微皱。

        周祁皓耸肩道:“姐,    我知道错了。”

        “你来酒吧到底干什么?就算是来玩乐,为什么把别人场子砸了,    你这不是故意惹事吗?”

        周祁皓动了动腮,在花坛边缘的大理石上坐下,    语气低低的,    “姐,你知道我为什么想和妈一起来吗?”

        “为什么?”杨清河转过身,    双手抱臂。

        “这个假期我在做一个实验项目,    你知道吧?”

        “我知道,    然后呢?”

        周祁皓抬起头,    “因为我不得老师心意,    所以没入二选,最后一个名额给了另外一个人。”

        “是吗?可我怎么记得——”

        “我没入选。”他强调道。

        杨清河目光放软了些,“和去酒吧打架砸场子有什么关系?”

        周祁皓又低下头,“我不想再过那样的生活了,我想试着改变一下,没必要循规蹈矩,疯狂也好,不着边际也好,想体验不一样的。”

        杨清河只能看见他的鸭舌帽,他的神色眼睛都被帽檐遮盖,他的一字一句都透露着对不同生活的渴望。

        也许这就是青春期,叛逆期,杨清河仔细一想,出现这种想法也正常,不同的环境不同的生活带给人不同的渴望,谁都有这样一个阶段。

        她说:“我之前和你说过,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想体验不一样的生活,这没什么,但不是做一些违法或者无厘头的幼稚举动,你在酒吧里撒气,你得到了什么?如果你今天惹上的是一群人社会浪子呢?”

        周祁皓双手抄在卫衣袋里,不说话。

        杨清河也默了会,“你回去吧,找家药店处理下伤口,那个人我认识,我进去打个招呼,这事是你不对,改天,出来和他们正式道个歉。”

        周祁皓点点头,起身压了压帽子,“那我走了。”

        “去吧。”

        杨清河转身进了酒吧。

        街道上,周祁皓懒散的走了几步,忽然回头望了眼她的方向,嘴角勾了勾,没一会,高瘦的人影消失在黑夜里。

        ......

        徐睿杭倚在包厢门口抽烟,和那个黄毛朋友在说话,他们一伙人似要离开,靠在黄毛怀里的女孩指指徐睿杭的伤口,一脸的愧疚。

        杨清河走过去时黄毛等人正好与她擦肩而过。

        徐睿杭捏着烟,望向她,眼眸冷漠,身上带着略微的酒气。

        “还有事?”

        杨清河:“很抱歉,我弟弟他......”

        “他是你弟弟?”

        “嗯。”

        徐睿杭靠在墙上,“他脾气还挺大的。”

        杨清河:“他正处于青春期,我没办法向你解释太多,但的确是他做错了,刚刚,谢谢了。改天有空我让他正式向你们道歉,还有那个女孩子,帮我转达一声。”

        徐睿杭掐灭了抽烟的烟,“有烟吗?”

        “我不抽了。”

        徐睿杭仰头抵着墙,他捏了捏眉心,说道:“不过是件小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杨清河明白他的意思,“那谢谢了。”

        徐睿杭直起身,想走,突然腿间乏力,踉跄了一下,杨清河眼疾手快扶了一把,他撑着墙,眼前也有点晕眩。

        杨清河:“要不要帮你叫辆车,或者把你的朋友叫回来?或者我给苏妗打个电话?”

        他看样子是喝醉了,但喝醉了怎么会刚刚眼神那么清明,思路那么清晰?

        徐睿杭眉头皱得紧,“帮我去拿杯清水,谢谢。”

        “好。”杨清河确定他不会倒下后,走去了吧台。

        灯红酒绿中不远处有个着装不一样的女孩,定定的朝他看。

        徐睿杭对焦了好一会才看清,是苏妗,她的模样很好认,永远都是一个马尾,简单的黑框眼镜,镜片下是一双圆圆的小鹿般的眼睛。

        苏妗握紧了手里的手机,屏幕还亮着,界面里那行短信清晰而刺眼。

        杨清河拿水回来,顺着徐睿杭的视线正好看见了三两人群后的苏妗,她咬着唇,看起来不知所措。

        对视了一会,苏妗走了过来。

        徐睿杭摸了摸她的脸,支撑不住的倒在她身上。

        杨清河笑了笑,说:“他好像喝醉了,你要送他回去吗?我帮你们叫车。”

        苏妗看了她几眼,欲言又止,最后摇摇头,小声道:“等他稍微醒了点再走吧。”

        “你们两个在这里,会不会不太——”

        苏妗打断她,“没事,我能处理好。”

        苏妗扶着他进了包厢,杨清河欲想再说些什么,可顾蓉来了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天色已晚,最近确实不□□稳。

        杨清河挂了电话,说:“你真的要在这里等一会再走?我的意思是,他醉了,你一个人陪着他,不安全,你把他送到学校或者酒店,都好过这里。”

        苏妗一意孤行,“没关系,等一会就好了。”

        杨清河拿她没办法,“那你们回去了,你到家了,发我短信。”

        苏妗轻轻抚着他的脸庞,应了声好,几秒后她忽然叫住她,“清河。”

        “怎么了?”

        苏妗张了张嘴,“没什么,你回去路上小心,到了也给我发条短信吧。”

        “好,那我走了。”

        “嗯。”

        包厢门被关上,几盏小灯照亮这里,猩红色的沙发上零零散散的倒着几个酒罐子,茶几已经碎成了几瓣,墙纸也有被坚硬物刮破的痕迹。

        和谁打架了吗?他脸上都是伤口。

        清河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苏妗看向手机上的短信:你男朋友喝醉了,在同威酒吧,速来。

        短信里还有一个网页链接,之前没敢点开,怕是病毒或者诈骗短信。

        可现在,苏妗是信了。

        她看了眼怀里的人,点开了链接,画面跳转到一则新闻上,是这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公园女尸案。

        苏妗看不懂。

        这是什么意思?

        给她发短信的又是谁?他一起喝酒的朋友吗?那为什么他不自己找她?

        这些疑问都比不上一个问题,他和清河看起来很熟,可他们不是只见过一次吗?

        这种被好朋友和男朋友孤立在外的感觉让她坐立难安。

        .....

        胡思乱想的过程中,怀里的男孩吃力的睁开了眼,苏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手臂酸麻的根本不能动,和上次一样。

        徐睿杭按压着太阳穴,这种晕眩感不似醉酒后的,他朝边上看了一眼,苏妗正在小心翼翼的揉手臂,小脸皱成一团。

        徐睿杭握住她手,温柔的给她按摩,“几点了?”

        苏妗拿出手机一看,“十点多了。”

        他睡了两个小时。

        徐睿杭:“我送你回去,地铁还有。”

        苏妗凝视着他的模样,点点头,“好。”

        苏妗家就在二号线边上,进入小区,寂静无人,偶而有车子穿过。

        两个人似乎都没话说,他不和她解释为什么脸受伤了,为什么又在喝酒,为什么清河在这里,仿佛这一切无关紧要。

        到了楼底下,徐睿杭捂着脖子动了动,“上去吧。”

        苏妗站着不动。

        徐睿杭:“你不开心了?”

        “你觉得呢?”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委屈。

        “不开心什么?”他的嗓音虽哑,人看上去虽冷漠,但对她还是温柔的,耐心的。

        这份差别苏妗记在心里,每每都分外感动。

        苏妗不想和他有什么误会,就像所有故事里的男女一样,你不说我不问。

        她双手握着小包,“你和清河很熟吗?”

        “偶然认识而已。”

        他解释的坦然,可什么叫偶然认识?

        苏妗:“那你最近是怎么了?你为什么总去喝酒?学校里的课,老师给你的项目,你都不做了吗?你到底怎么了?”

        徐睿杭眼眸微垂,思忖了半响,又看向她,沉沉道:“只是心情有些不好。”

        “你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苏妗的目光第一次那么利落。

        她又说:“我真的很喜欢你,但又好像一点儿都不了解你。”

        亦或者是他没有给她了解的机会。

        徐睿杭冷冷的看着她,黑漆漆的瞳仁里能看到一丝被隐藏的脆弱。

        他说:“所以呢?”

        苏妗眼眶红了,“所以,你喜欢我吗?”

        他家境似乎不错,成绩也好,人又长得帅气,大学两年,从来不缺女孩子喜欢追求,偏偏和她在一起了,她那么普通,普通到身上找不出一个闪光点。

        刚在一起时她更多的是兴奋喜悦,慢慢的,那种自卑感就快要将她吞噬,他没有把自己的全部都展现在她面前,这让她更加不安,甚至是最基本的安慰,她都无从下手。

        徐睿杭嘴里干涩,下意识的去摸烟盒,没摸到,他抿直唇,淡淡道:“你不相信我?”

        苏妗内心有多期盼他说一句喜欢,现在就有多失落。

        她微微摇头,“我上去了,你回去小心,今天,别喝酒了。”

        徐睿杭未再多说什么,目送她上楼。

        他打了辆车回到那个所谓的家,冷冷清清,整栋楼都是黑的,开灯后,仿佛更寂静了。

        壁炉上方的全家福共有十七人,阮丽芝穿的简单朴素,就站在他身边,那时候他只有五六岁。

        徐睿杭盯着那张全家福看了会上楼洗澡,外头起秋风,似是又要下雨的节奏。

        徐睿杭打开书桌上的电脑,习惯性的找首音乐放,桌面突然跳出一封电子邮件。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43714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