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61.第六十一章

61.第六十一章


        原来是这样啊。

        杨清河想,她胆小懦弱的性格实在异样,    之前有想过,    是不是遇到过什么事,    并且已经有了点心理疾病,    可她自从恋爱后整个人豁朗许多。

        爱情,是治病的良药,    也是摧残人的□□。

        杨清河耐心道:“我不是不告诉你,    只是我觉得徐睿杭和普通男生不一样,    他似乎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你们的事情应该由你们自己发展解决,况且我其实和他不是很熟,    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关系。那天在酒吧相遇,是个意外,    他没和你说吗?”

        苏妗哽咽着摇摇头。

        杨清河抽了几张纸巾给她,    说道:“简单来说,    就是我弟弟在酒吧惹了点事,    正好和徐睿杭他们有点关系,    我因为这事和他说了几句话,后来你就来了。我以为这是小事,他应该会和你说的。关于他,我只知道一点点。”

        看苏妗的神色,    她十分迫切的想知道。

        杨清河默了片刻,    “你知道前些时候发生的公园命案吗?”

        苏妗茫然,    不知她为何突然提起案子,    “知道,也是被挖了眼睛的,听说和绑架我们的人可能有点关系。”

        “死去的那位女士是徐睿杭的母亲。”

        此话一出,苏妗惊愕的捂住嘴,双瞳扩大,一瞬不瞬的看着杨清河。

        “怎么会...怎么可能?”

        杨清河:“徐睿杭的家庭背景,我想你搜一搜阮丽芝大概就知道了,他没有把这些告诉你,也许是母亲的死亡对他来说打击太大呢?有些人,他们难过的时候就不喜欢找人倾诉,他们喜欢默默一人消化。我会知道这些,也只是因为我继父和他家之间有生意往来,那晚在宴会上见过他父母,其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苏妗眉头逐渐皱紧,她忽然想通很多事情。

        为什么他最近那么消极,总是酗酒。

        杨清河安慰了苏妗几句,手机短信响起,赵烈旭说他快下班了,等会和她在小区里见。

        他们今天约好了晚上一起搬家,新房子差不多都装修好了,前几天她和顾蓉也一起去打扫过,只是还得过一段时间才能住进去,但可以先把一些小东西搬过去。

        杨清河收拾了点东西打算走,苏妗还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她依旧不敢相信。

        听到寝室门被关上的声音苏妗才突然回神,抬眸的一瞬间她忽然想起那天的那条短信。

        让她去酒吧找徐睿杭,还附了一条网页链接,是阮丽芝新闻的链接。

        苏妗想不明白,但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背后活生生冒出一身冷汗。

        她得去找徐睿杭,已经好几天没有联系了,如果出了意外怎么办?

        苏妗不知道他到底在哪,只能把她知道的地方都去一遍。

        ......

        杨清河在校门口的奶茶店买了两杯奶茶,上了208号公交车。

        这雨一会下一会停,路面总是湿漉漉的,已经六点了,天黑了一大半。

        刚刚和苏妗提起酒吧的事情她就不由的想起周祁皓。

        那次以后她和周祁皓见过几次面,他依旧是那副老样子,只是说起酒吧的事情周祁皓似乎一直在回避,一直在找别的话题搪塞。

        在周祁皓那旁敲侧击的问起过周坤,周祁皓说周坤几乎一直待在酒店,视频会议,处理公司事务,没有什么特别举动。

        208公交车挤满了人,杨清河扶住把手,好不容易才站稳。

        公交车上一有点刺激性气味就会传的车厢都是,杨清河被一阵腥臭的酒味熏的胃里泛酸,边上的人也都捂起了口鼻,有大婶阿姨鄙夷的嘀咕了几句。

        在人群斜后方有个穿军绿色连衣帽的男人,带着口罩,凌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眉眼,双手布满褶皱,大家似乎都察觉到味道的来源,开始往别的地方挤,男人身边立刻空出一圈的位置。

        杨清河在北桥站下车换乘,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

        可乘上换乘的公交,那股酒味又弥漫了过来,她转身一寻,果然,那个穿军绿色衣服的男人也上了这辆车。

        他的衣服很破旧,像是二三十年前的那种款式和料子,看手的话,似乎是四十五岁的年纪。

        打量的瞬间,两个人视线撞上,那是一双深陷的眼窝,苍老,颓然,带着一股煞气。

        杨清河选择坐在最后排,乘坐了五六站,她下车。

        这辆车本来可以直达小区那边。

        她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关上车门的刹那她心口一松,从后视镜里可以望见,那个男人也下了车,在张望,最后的目光似乎落在渐行渐远的出租车上。

        出租车师傅见她神色慌张,问道:“小姑娘没事吧?去哪儿啊?”

        杨清河报了地址后颤着手给赵烈旭打了通电话。

        那头的赵烈旭刚忙完手上的活,听见杨清河的声音他就知道不妙。

        杨清河抓了抓头发,深吸一口气,“我好像...好像被人跟踪了。”

        “你现在在哪儿?”

        “在出租车上,往小区走。”

        这几日太过于风平浪静,凶手没有任何行动,负责这起案件的警察觉得诡异,赵烈旭也觉得诡异,凶手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他总会行动,但谁也不知道是哪一刻,所以每时每分都要高度警惕。

        赵烈旭说:“你看清那人的样子了吗?出租车的车牌多少?”

        “他戴着帽子和口罩,我看不清,好像是中年男人,我...我觉得....是他,是杨守城。”杨清河回想起刚刚他的眼神,像极了那时候杨守城打她,猥|亵她的目光。

        又恰逢是他出狱的时期。

        她的直觉告诉她,是杨守城,他要杀了她或者报复她。

        那年在法庭上,杨守城就像疯了一样叫嚣着要杀了她。

        赵烈旭:“打开微信,和我定位,把出租车车牌发我。”

        杨清河望了后视镜,马路上车川流不息,她有种预感,杨守城就在后面的某一辆车里。

        她把位置和车牌发给赵烈旭。

        赵烈旭查了一番,说道:“让司机开你到附近两千米处的安南派出所,你在那里等我,我会和那边的警员联系。电话不要挂。”

        “好。”

        赵烈旭问小张借了手机,联系了安南派出所,同时开车往那赶。

        杨清河渐渐平静下来,电话那头是赵烈旭略带急促的呼吸声。

        他说:“杨守城本来是半个月后出狱的,但因为表现良好,提前了,今天上午出来的。”

        “他来找我了,可他怎么会知道我在中际大学?”

        冷静思考过后,杨清河起了鸡皮疙瘩,一个刚出狱,没有任何朋友的人,怎么就查到了她在中际大学,怎么就下午碰巧的撞一起了。

        有人给他信息了吗,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半响,杨清河瞳孔一震,难以置信道:“他......不会......”

        赵烈旭知道她想到了,“清河,我们见面再说。”

        杨清河喉咙干涸,冷不丁抖了一下。

        凶手现在的目标是赵烈旭,凶手在玩一个游戏,那么他不会快速要一个结果,他会一步步慢慢来,借用杨守城去玩这个游戏,杀了她,就像22年前杀了赵莉萱一样,杀了赵烈旭身边的人。

        这样的,才是游戏。

        ......

        凌晨两点,狂风大作,秋雨如山头滑坡般倾泻而下,巷子的瓦片不堪重力,哗啦啦掉下来好几片,砸在凹凸不平的青石板地上,瞬间四分五裂。

        巷子两边堆满了杂物,塑料薄膜因为雨水的冲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这一带是靠近市中心的‘贫民窟’,房子还是几十年前的老房子,街巷拥挤破损,房间小如厕,一些外地来打工的穷苦人多数都租这里,但但凡手里宽裕点后都会搬离这里,一来二去,这里流动性就大了起来,地区大却人烟稀疏,遇上点什么事也都是事不关己。

        巷子头出现个男人,步伐摇摇晃晃,大雨将他淋的浑身湿透,他手里拽着酒瓶子,边喝边骂,一不留神撞在堆积的木板上,哐当一声,酒瓶子砸地上,没碎,却滚的老远。

        男人想起身,却四肢无力,脚开始抽搐。

        雨水冲刷过他的脸庞,他张着嘴,下颚一松一紧,发出艰难的嗯啊声,像是窒息般的沙哑。

        漆黑朦胧的夜晚下,巷子口多了个人。

        消瘦的,高挺的,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他戴着黑色的鸭舌帽。

        他走过去,捞起边上的木棍,狠狠朝男人捶了下去。

        男人想叫却叫不出声。

        骨头折断的清脆声一记又一记扩散在雨里,黑色的青石板似乎更黑了,雨水带着血腥味。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44058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