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沃土肥田 > 第一章 物事人非

第一章 物事人非


        一家西式快餐店里,一个胖妹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桌上的食物,眼泪混着眼妆跟着食物一起进入嘴里,还不知自的大口吞咽着,这些天连着下了好几天的大雨,此刻偌大的餐厅里并没有多少人,餐厅服务生也不知道哪里躲懒玩手机了。

        胖妹名杨蔓歆,取了一个温婉的名字,人却生得五大三粗,两个小时前还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小文员,可今天周一一去上班,就被一位身材曼妙、外表纯洁的小妹妹给取代了,理由是无故旷工一周,杨蔓歆承认自己太任性了,一周前交往了三个月的男朋友在榨干她的银钱后人间蒸发了,哭天抢地难过了好久,在家躺尸了一周,可她自己明明就在上周一给主管打了电话请假了,今天看到主管跟那个新来的小妖精眉来眼去杨蔓歆就明白了。

        双失的杨蔓歆唯有猛吃解千愁,看着眼前的食物都当是负心的男友跟一脸色相的主管,尽管肚子滚圆,还狂吃不停,却不想一不小心噎着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之后,感觉身体一轻,跟着眼前一黑,慢慢远离了喧嚣,没了意识。

        黑暗之中,杨蔓歆感到一阵剧烈的摇晃,心头一喜:难道自己还没有死吗?刚想睁开眼睛,便又感到一阵剧烈的摇晃,头痛欲裂,险先又晕了过去,这时候一阵哭哭啼啼的女声传来:“孩子他爹,你说凤这是怎么了!”

        接着是哽咽男声:“哭顶个什么用,凤都已经这样了!”

        “不是都灌了金汤了吗?为何还是这样!”女声继续抽咽。

        “对不起爹娘,都是我没有看好小妹!”一个女童的声音。

        “还有我,没有照顾好小妹。”男童声音带着深深的自责。

        接着是稚嫩的童声:“小姐姐,小姐姐!”

        听着这吵闹的声音,杨蔓歆有些头疼,心想自己大难不死,今后一定洗心革面好好减肥,却在这里听着这些人哭哭啼啼,真是难受的很,这隔壁床的怕不是从哪里偏远地区来的吧,不知道医院要安静吗?居然还直接叫凤的,这名字!刚想开口说一下,就感觉到一阵眩晕,眼前又黑了过去。

        杨蔓歆隐约听到那女声道:“孩她爹,可不能就这么看着孩子去了,去镇上找郎中吧她爹!求求你去镇上找找郎中吧,这孩子还有气呢?”

        男人重重哀叹一声:“你以为我不想去了那镇上寻郎中,你以为我想凤这孩子去了,你没听说隔壁村的周寡妇,就一根独苗啊,患了病拉到镇上,被人生生从医馆里赶了出来,还没回家就死在了路上,那周寡妇也是跟着去了,这穷苦人家,泥腿子,没有银钱,怎能去得了那镇上医馆,就是去了也是要命的啊!”说完又重重哀叹了一声。

        女声哭得更加厉害:“那可怎么办啊,那郎中不都是菩萨心肠的人吗?总不能见死不救的吧!”

        “现在这年头,能管得住裤腰带就是不错了,天灾人祸,人命贱如草,那满大街的死人,谁还会在意会不会死人呢?菩萨也早就铁石心肠了,这大旱战乱死了那么多人,谁还能管得过来。”

        “她爹,我们不是还有点粮食,换了去镇上吧!”

        只听啪的一声,女人摔倒在地,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男人有些无奈道:“你这是要我们一家去死啊,就那么点粮,凤是你的孩子,大虎他们就不是了,我再去找找村上前两天来的铃医还在不在土庙里了,让他看看这孩子还有得救吗?”

        说完男人就要出门,这时十一二岁的男孩丢下一句:“我去叫。”便抢着出门了。

        男孩出去一会,门口便传来了吵闹声:

        “这郊外采野食的妇子可都瞧见了呢?”

        “是啊是啊,整张脸青紫得不行,还直抽抽,怕是有啥脏东西上身了,这是那阎罗爷要要了那闺女的命呢!”

        “这真是我们的灾祸啊!这天不见一点雨,就是这丫头给祸祸的!肯定是她得罪老天爷的!”

        “谁说不是呢?当初这丫头不足月就出来了,没想到居然能活下来,这丫头一出生,这三年久久不见一滴雨,这不是她带来的是谁带来的!”

        “现下老天爷终于要看不下去了,要收了这丫头,这下可就好了,我们的庄稼可就有指望了!”

        “是呢是呢!”

        “好了,大家伙听我说,这杨福年家的小闺女冒犯了神明,为了我们村里人能够活下去,早日盼来那风调雨顺,我们几个老头一合计,虽不忍心那3岁多的小娃娃,但是这娃娃确实是个不详之人,我们便做主将这娃娃祭了天。”

        老者说完,下面一阵附和声:

        “祭天!”

        “祭天!”

        昏昏沉沉的,杨蔓歆头疼剧烈,被吵得不行,张口吼道:“你们这是干嘛!吵个什么,还让不让人休息了,这可是医院!”

        谁知刚喊完,就感觉身上被压着什么,跟着一阵哭天抢地的声音便刺激着杨蔓歆的神经:“凤啊!娘的凤啊!你可算是醒了!娘的乖乖啊!可怜的凤啊!可要了娘的老命了啊!”

        杨蔓歆被这么一激,还没看到眼前人就恼火道:“干什么啊!要不要人活了,就不能安静一会,快震死我了,出去哭去!”

        果然经她这么一喊,整个屋子都安静了,就是外面还有吵闹声,这医院出现医疗事故了吧,这些家属还真是野蛮,哪个倒霉医生被叫嚣着祭天呢?这简直就是黑社会啊!厉害了!自己不会受到牵连吧!这样想着,杨蔓歆揉揉眼睛,坐起来打算侦查一下现状,却不想刚刚坐起来胃里一阵反酸,混着一股屎尿味吐得一塌糊涂。

        杨蔓歆感觉自己都要将自己的胃给吐出来了,双手便去捂住了肚子,不捂不要紧,一捂吓了一跳,杨蔓歆发现自己那六个月大的“孕肚”居然不见了,甚至有些下凹!

        这下杨蔓歆是彻底醒了,低头想看看自己的肚子,入眼却是黑黢黢干瘦如柴的爪子,再看身上,破破烂烂的粗麻布裹着小小的身子,身上是硬邦邦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而身下也是硌得慌,要不是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杨蔓歆都要跳起来了。

        看了看四周,破破烂烂的泥土房,破破烂烂的草顶,再看看屋子里看着自己像见鬼一样的一男一女和一脸激动俩小孩,皆是穿的破破烂烂面黄肌瘦的,而自己此时正躺在一个破破烂烂的床上,杨蔓歆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又瘫倒在了硬邦邦的床上,砰地一声,杨蔓歆受到了二次伤害,这床还真是不结实,伴随而来的是摇摇晃晃的声音。

        还不容杨蔓歆多想,门口挤进来不少人,带头的是一个老头,原先屋子里的一男一女看到来人,便恭敬的唤了声里长,杨蔓歆转头看去,原来那老头就是村长,看起来确实比其他人正常一些,这里的人清一色的面黄肌瘦,脸上都带着愤怒,而且这些人都是看向了自己,难道刚刚在门口说要祭天的人便是自己!难道自己刚刚来这就又要死掉!杨蔓歆咯噔一下,无力的看着那群凶神恶煞的人。

        那老者带头说话:“杨福年,你家凤可是触犯了老天爷,难道你要全村人都跟着被饿死吗?你看这一个个的,自你家凤出生,三年来是一粒雨水也不曾见过,今天你家凤的事,采野食的妇子可都瞧见了,这说什么,今晚上也要将你家凤给祭了天!”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88/171472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