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沃土肥田 > 第二章 护女心切

第二章 护女心切


        “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是我家凤,活生生的一个人,谁触犯老天爷了,瞎说话可是要下地狱的,亏你还是里长,还有你们一群老不死的,昧了良心的,都是一个根的,同宗同族,这凤三岁的小娃娃,可也是你们杨家的人,她可做过什么诡事,怎么会得罪老天爷,我看就是你们这群老不死的想害死我家凤,你们也不怕入了地狱,见了阎罗,被挖去眼舌,剁去四肢,下了油锅,今天我把话说在前头,谁要是敢动我家凤,我定会同他拼了命!”

        “不许碰我妹妹!”

        “不要动我姐姐!”

        杨蔓歆感激的看着挡在自己前面一大两小瘦若薄柳的背影,感受到了前前世所未拥有过的温暖,杨蔓歆缓缓作了起来,眼里全是三岁小孩的天真带着几分病色。

        带头的老者被这么一说,脸色黑得不行,对着身后屋里的男人大声呵斥道:“杨福年,管好杨孟氏,看看你这媳妇,成什么样子!祖宗家制放哪里去了!这就是她对长辈的态度!”

        男人只是低着头,僵在了原地,杨孟氏看了看身边死不吭气的男人,眼里满是决绝:“这是我家凤,我身上掉下来的肉,谁家的儿女不是宝,你们这是要害了我家凤,你不说说你们这些黑心肝的,要是拿你们的儿女子孙祭天,你们怕是舍得?”女人冷笑着。

        “不就是个女娃子,值个什么价钱,这年头,饿都要饿死了,养个没用的干嘛,再说了,你家凤今天可被看见了全身发黑抽搐,嘴里吐了白沫沫了,还能活多久,再说了,你家凤出生了,就没下过雨,栗食不见一粒,还不如存了粮食养你家两个小子,你家凤这事,也是救了大家,救了你们一家!”站在窗外的一妇人吧嗒着嘴不停说着。

        杨孟氏指着那人大骂:“杨二家的,你怎么不把你家花拿出来,啊,我家凤怎么了,那大老爷派下来的人说得可是有人惹怒老天爷了,我家凤怎样,也是我们的事,是死是活,我们自己娃,现在我家凤可好好的,你再摆嘴,看我不撕烂了它。”

        带头的老爷子直接暴跳:“杨二家的,麻四家的,力儿家的,给我出来,拿下那刁妇子!逵家老婆子,去将那女娃子抱来,去村口土庙前。”老者说完背着手率先除了门,身后村民纷纷退让。

        里长一出去,杨二家带头的几个妇子和逵家婆子便进来,几个妇子将拦在前面的杨孟氏抓住,逵家婆子便推开两个小的朝着躺在床上的杨蔓歆过来,唤杨蔓歆妹妹的女孩被推倒在地,又爬起来想要拦住,被逵家婆子狠狠一巴掌打在地上,逵家婆子嗤了一口:“碍事的东西!赔钱的家伙!滚一边去!”

        那小男孩看到自己姐姐被打,冲过来狠狠咬了逵家婆子一口,逵家婆子吃痛,狠狠将那小孩甩到地上:“一屋子不省事的!”说罢就要抱起床上的杨蔓歆。

        而杨蔓歆的便宜大姐急忙过去扶起被甩在地上的小弟,唤着“狗娃”,看着自己的孩子受到欺负,瘦若的杨孟氏,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脱按住自己的几个妇子,冲上前去,将那逵老婆子推到一边,紧紧抱着杨蔓歆,又揽起地上的两个孩子,抱作一团。

        而那杨二家的几个跟那逵老婆子又围了上来。

        杨蔓歆看着紧紧护住自己的便宜娘亲,眼睛红肿却不掉下眼泪的便宜大姐跟小弟,再看看一直呆愣在一边的当家人杨福年,心里凉了又凉,这古代都是当家的男人做主,这杨福年不为所动,难道真的就是默许了家族的人这么干了,那自己岂不是必须要去祭天了?自己可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难道就又要死一次了?

        杨孟氏此时一双眼睛红肿得不行,看着自家的男人,心里也是痛苦万分:“杨福年,你这是在干嘛!你就打算让凤被你们家族的人给杀了吗!”

        也许是杨孟氏这一喊,终于将一直发愣的杨福年叫了回来,杨福年看着孩他娘跟几个小的,抱作一团,狗娃头上还见了血,又看到了自己原本熟悉的家族同宗,凶神恶煞的围着他们,一个个的面黄肌瘦,一点生气也没有,心里纠结的不行,三年大旱,没有人吃过一顿饱饭,难道这真的是自家的凤造成的吗?这样的话,他就是家族的罪人,整个县的罪人了,凤出身三年,确实未曾见过一滴雨水,而且凤这病不知道能不能好了,不知道能活多久了,这......

        杨蔓歆看着杨福年一脸纠结的模样,冷笑了一声,这杨福年怕是真的打算为了自己的家族,把自己抛弃了,果然这古代还是孝道比较重要,自己会怎么死呢?火烧?投石?看来自己跟抱着自己的几个人缘分不深,不能好好相处一世,不过这一时的温暖已经很好了。

        想着,杨蔓歆也紧紧抱住了杨孟氏,这时,杨蔓歆好像碰到小弟的手里有什么湿黏的东西,似乎一直被小弟紧紧握着,杨蔓歆一看:好嘛,采这个果子吃,也难怪本尊会出现那种情况,可是自己一个三岁的女娃自己说出来这时有毒的果子,吃了会出现那种情况,会不会当作妖孽,加速被祭天了呢?可是,难道自己就这样死了?

        此时几个妇子已经围上来拉着杨孟氏好几次了,要不是杨孟氏护女心切,定是抵挡不了这几个妇人的,就在杨蔓歆觉得自己死定了的时候,杨福年突然上前,将杨孟氏几人护住,将几个妇人拦在身前。

        逵老婆子的立马大吼大叫起来:“福年小子,你这是干嘛,老祖宗安排的事你也拦着,莫不是你不想着我们杨家好,你这样对这起杨家的老祖宗吗?还不赶紧的让开,你也不想让你家虎子狗娃没了粮饿死吧!”

        看到逵老婆子这么说,男人心里的弦一下断了,杨福年还是有血性的,尤其是自己三岁的凤又眼巴巴看着自己了,肯定是没事了:“逵大婶,你这是什么话,我杨福年就算是自己勒着裤腰带,也不会饿着自家的孩子,你作为长辈,说这样的话,难道就是心里有老祖宗了,虎子狗娃,凤跟来霞可都是杨家的种,都是入了族谱的杨家后代。”

        杨蔓歆两眼放光的看着自己的便宜老爹,看来也还是不错的,挺护短的,不错,还蛮有血性的,可是这家族可是厉害的,就凭自家的几个,能跟一个家族的人对抗吗?杨蔓歆心里还是没底,不过还是有了一点希望。

        于是杨蔓歆装作三岁孩童天真的模样,将小弟手里的果子拿到手上,甜甜的叫了声爹爹,杨福年转头看着自己活生生的凤,懊恼着自己刚刚想了些什么,竟想放弃了这孩子!杨蔓歆尽力的向前,伸出自己干瘦的手掌:“爹爹,这是今天跟大姐他们一起出去摘的果子,可甜了,爹爹你吃!”

        杨蔓歆手掌里正是被小弟一直握在手里的毒果子,想着杨福年应该会认识这是什么,村里的那些人也知道这是什么,也许就能救自己一条命了。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88/171472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