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沃土肥田 > 第十章 再次相助

第十章 再次相助


        杨蔓歆便找了小路,往山上走去,现在还是上午,太阳没有那么毒辣,山上的植物都是焉巴巴的,一点生气也没有,杨蔓歆一路走走踢踢,扬起一路的飞尘,但杨蔓歆不知道的是,不远处的枯灌丛后,一双怨毒的眼睛正盯着她,杨蔓歆一路走走停停,自言自语,走了一路,果然没有发现任何可食用的,就连那树皮都要被扒光了,也是,离村子这么近的山上,还能找到什么吃的呢,早就被寻了个干净。

        杨蔓歆看到了杨福年杨孟氏忧虑的叹气,无意间听到两人的谈话,眼看冬天就快要到了,地里颗粒无收,紧靠家里的粮食,是不可能挨过去的,是以现在要积累粮食过冬。

        突然,杨蔓歆看到一大片的枯草,兴奋了起来,立马跑过去查看,放眼望去,竟是那么大一片:这蕨菜可是个好东西,虽然现在已经干枯了,但是蕨菜根可是可以做成蕨根粉,蕨粑的,想起那个美味,杨蔓歆口水便流了下来。

        可现实让杨蔓歆黑了脸,蕨根粉制作需要大量的水,现在吃水都困难,怎么可能制成呢?幻想破灭,但杨蔓歆想着要是真没吃的了,挖出来煮了嚼一嚼也是不错的。

        此时的杨蔓歆离那断崖不远,一直跟着杨蔓歆的那双恶毒眼睛的人猛地冲了出来,撞击到了杨蔓歆身上,杨蔓歆没有看清来人,只是抓了一节衣角,小小的身体便向后倒去,摔下断崖的瞬间,杨蔓歆感觉自己被什么人给抓住了,抱在怀里,轻飘飘的落到了崖底。

        杨蔓歆被吓得不轻,等恢复过来,才看到自己被铃医老且守着,这铃医救了自己,而且是又救了一次吗?先前杨志杰说了,自己的恩人是这老且,还以为再不会见面,想不到自己又被老且救了下来,不过这刚刚是怎么回事,是轻功吗?杨蔓歆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就下来的,可是这断崖少说也有20来米,自己却好端端的站在崖底,杨蔓歆一直以为武功只是武侠小说里的,但没想到自己却遇到了,简直不要太兴奋,此时杨蔓歆一脸花痴样看着眼前仙风道骨的老人。

        “可是瞧够了!”

        ‘额,被发现了,不会以为我喜欢他吧,他可是老头了,我可才二十多岁,不对,三岁诶。’因此镇定道:“白胡子爷爷,刚刚我们是怎么从那里下来的。”说着指了指崖顶。

        铃医老且只是露出洞悉一切的微笑:“家去罢。”

        铃医老且云淡风轻,杨蔓歆却身触雷电,如坠地狱:难道这老且还是个活神仙不是?看出了什么异常,知道自己已经不是那个里子了,会不会把自己给捅出来,或者杀了自己呢?一定不是的,杨蔓歆摇了摇头,给自己一个定心丸,便跟了上去。

        这里离着废弃的土庙不是很远,杨蔓歆走回去时,便看到铃医在哄着狗娃,狗娃似乎很喜欢老且那老头子,咯咯笑个不停,杨蔓歆嘴角抽搐了好几下:自己好歹也是个三岁小娃娃吧,怎么不哄自己。

        不过杨蔓歆也懒得搭理那老头子,拿出手里的碎布条,思考着刚刚是谁把自己推了下去的,这衣服的主人又是谁呢?杨蔓歆对这杨家村不是很了解,也许杨孟氏他们会知道,但自己又要怎么问呢?问得不好,两个估计会十分担心的。

        思考中的杨蔓歆完全不知道老且是什么时候到了自己跟前:“行不义之事,必留痕迹,而如今为虫,敌为鹰,不可抗之。”

        杨蔓歆白了铃医老且:说什么文绉绉的,真费劲。

        “你可是在说我。”

        “没有啊!”杨蔓歆透着天真的笑望着老且。

        老且却笑得诡异:“嘴上没有,心里有罢。”

        ‘天呐,不会是会读心术吧!’杨蔓歆惊恐的看着老且,立马就抱着狗娃跑进屋里将门锁上,从门缝观察着,老且捋着胡子,一副洞悉一切的模样,似乎穿透门板,看到了杨蔓歆一样,而且是看得清楚明白:这不是老妖怪吧,好可怕,好可怕啊!自己会不会被他看死了。

        杨蔓歆害怕的躲到了被子了,任由身上的虱子将自己弄得痒痒的,只是不停发抖,不敢出了被子。狗娃看到小姐姐这样,以为在玩游戏,便也钻进了被子里,将杨蔓歆吓了一大跳,见来人是狗娃,杨蔓歆便紧紧搂着狗娃,祈祷着杨福年杨孟氏回来。

        不知多久,杨蔓歆带着狗娃睡着了,待杨蔓歆醒来时候,便听到杨孟氏抽泣的声音:“怎么可以,不行!虎子是长子,决不能离了家。”

        “惜睇,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我是虎子娘,你是虎子爹,为什么不能决定。”

        “虎子跟了去至少不会跟着我们一起,很可能就被饿死了。”

        “可我舍不得!”说完杨孟氏哭得更狠。

        “还有,这虎子明年夏天便需行冠礼,如今战祸频发,恐有大征。”

        “什么!”杨孟氏被惊得不行,愣了片刻,便哭得更厉害了:“这怎么就是这个年成了,唉!”

        杨蔓歆听着两人的谈话,大致知道了什么,原来那老且要带着虎子走,而且杨蔓歆觉得杨孟氏原先的坚持已经不见了,看样子是同意了。

        杨蔓歆睡着的时候,铃医老且便坐在院内等候,待杨福年跟杨孟氏归来,便支开两个大孩子,同两人道。“老且穷尽半生,持玲遍寻杂疑之疾,著杂病论十二卷,忽感身体颓败,渐不如前,恐无人继之,今至于此,觉缘不浅,收令长子,为持玲童子,可否。”

        “这,医工可是要收我家虎子为徒,追随医工。”

        “正是!老且不过一游方土医,但游历多年,偏不想这毕生所成随一身枯骨埋入地下。”

        “这......”杨福年面露难色:“虎子何德何能能入了医工的眼,医工为我一家的恩人,理应感激不尽,只是虎子为长子,若随医工而去,该如何处之。”

        这时候长子是非常重要的,是一个家的传承,万万不能出事,因此杨福年非常为难,一旁的杨孟氏也非常着急,虽说跟随铃医老且,能学了那糊口的本事,但是虎子万万不能离家啊:“虎子万万不能离家啊!”杨孟氏这么想着,也是这么说了出来。

        但铃医老且拉过杨福年到一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说完便离开了,但杨福年却很坚定的要让虎子随了老且去,因此便出现杨蔓歆醒来听到的那些话。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88/171472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