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沃土肥田 > 第十一章 持玲童子

第十一章 持玲童子


        杨蔓歆听得仔细,却在杨孟氏进门时候又窝进了被子里,杨孟氏红着一双眼,轻轻摇了摇,轻声唤着:“凤,饭已烹好,该是起来罢!可是香甜的大米粥。”

        杨蔓歆其实早就闻着那香味了,实在是前几天吃的那些太难吃了,听着杨孟氏的轻唤,杨蔓歆的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杨蔓歆一个激灵立了起来,倒是把杨孟氏吓了一跳,立马将头转过一边,不想杨蔓歆看到自己红肿的双眼。

        杨蔓歆装着揉了揉眼睛,抱住杨孟氏的手臂:“娘亲,凤真是好饿,方才凤梦里看到了香醇的米粥,却不想竟是娘亲烹制的香味,勾得我梦里都忍不住了。”说罢指着自己的枕头:“娘亲看罢,可有那哈喇子。”

        眼前乖巧的孩子,让杨孟氏有了一些安慰,轻轻拍了杨蔓歆的额头,嗤怪道:“你这娃娃,果真真的馋猫一个,行了,快些起来,娘亲带凤去吃香甜的大米粥,晚些,怕是要被你哥哥姐姐,还有狗娃小馋猫喝光了罢。”

        杨蔓歆立马跳着站了起来,匆匆下床穿上鞋子,一边跑着一边叫唤:“才不会呢,哥哥姐姐小弟都会留些给我的。”

        杨蔓歆扯着嗓子喊,说得大声,明显说给外屋吃饭的几个孩子听的,听得三个小的都乐坏了,可杨福年跟杨孟氏却是沉沉闷闷。

        几个孩子都看出来了父母有些不对劲,但却只有杨蔓歆知道父母的担忧因何而来。

        杨蔓歆看着面前摆着的米汤,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就是米粥吗,简直就是米汤啊,想想前世材料丰富,味道鲜美的粥,尤其是海鲜粥,肥美的螃蟹,清甜的大虾,那滋味,想到这些杨蔓歆口水止不住刷刷往下流。

        “爹爹,娘亲,你们看凤的哈喇子,可是赶上了流水。”大姐来霞捂着嘴笑得开心。

        杨蔓歆嘟嘟嘴,有些不开心:“哼,大姐就没有哈喇子吗?”

        杨孟氏拿了竹撇来,抱着狗娃小口喂着:“凤便是最大的馋猫,刚刚闻着那香味,梦里愣是流了哈喇子,枕上可是还留着。”

        “娘亲,连你也取笑我。”杨蔓歆撒娇似的摆摆肩膀:“爹爹,你说可是凤儿馋,分明是娘亲烹的粥美味。”

        憨厚笑着的杨福年没想到女儿会点了自己的名,挠挠后脑勺:“你们娘亲烹制的确是美味。”

        这下两个大人红了脸,几个小的也开心笑着,虎子并不知自己要跟随老且而去,并未有何异常,便是寻常孩子天真的笑容罢了。

        饭后,杨孟氏将狗娃杨蔓歆哄了睡着,收拾过后,又叫着来霞去歇息,便叫上虎子,两大一小围着桌子坐了起来。

        “今个,有个事儿,那个……嗯……虎子你可知道那医工老且。”。杨福年断断续续说完,杨孟氏的眼镜又红了。

        虎子则兴奋道:“知道呢爹爹,医工可是厉害,也是救我一家的恩人。”

        “你觉得跟着医工可好!”杨福年缓缓道。

        虎子特别开心,两眼放光:“爹娘可是要我跟随医工学本事!”

        “这,你可是愿意。”杨孟氏小心问着。

        “愿意,爹娘,医工好本领,虎子若是学了医术,便可医治恶疾,救治良苦。”虎子沉吟一下,便又道:“虎子唯恐这荒乱,弟妹年幼,爹娘艰辛,虎子不得照顾一二。”

        杨福年没想到自己的虎子竟有如此志向,男儿志在四方,杨福年年轻时候也有过这样的血气,却终日与黄土稀糠为伴,投志无门,因而听得虎子这一番话,竟洒下热泪:“我儿偏有志向,爹心甚慰,日前实乃多虑,惭愧惭愧啊!”杨福年说着,握紧了拳头,重重打在自己腿上:“儿不用忧虑家中,跟随医工,可专心不二,苦练医术,救济良苦,为父此生便也有了念望。”

        虎子站起来,扑通一声跪在了杨福年杨孟氏跟前:“父母辛劳,儿却远足,无以为报,儿必学了周身本领,不负爹娘养育之恩。”

        低头抽泣的杨孟氏连忙将虎子扶起来:“儿啊!快起来罢。”

        将虎子扶起来后,杨孟氏便转身进了屋:“医工说明曜午时便来,娘先收拾些,虎子也好跟随医工离开。”

        含泪进屋的杨孟氏也仅是拿着杨福年的一件衣服拿了出来,走到院子里,借着月光,一针一泣,屋内杨福年一再嘱托,狗子不厌其烦,临行前一夜,三人皆是相泣天明,直至天翻鱼肚,杨孟氏将布满泪水的衣服改好。

        杨蔓歆是知道自己便宜哥哥要离开的,却没想到这么急便走,自从变成这个小身体,杨蔓歆真是困觉得不行,早早便睡下了。

        杨蔓歆这次起得大早,起来便听到厨房有响动,便看到杨孟氏眼框红肿着一张一张烙着饼子。

        “娘亲!”杨蔓歆柔柔眼,睡意惺忪。

        杨孟氏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我家小馋猫今曜起得这样早,可是闻见了这饼子的香气。”

        “娘亲……”杨蔓歆汗颜,自己似乎被贴上了馋猫的标签了。

        “凤,待娘亲烹好这饼子,带你洗涑后,给你吃张饼子。”

        我并不是关心这个好嘛!杨蔓歆在心里默念着:“娘亲,爹爹跟二哥呢?我寻这屋里,不得寻见爹爹二哥。”

        杨孟氏正在摊饼的手停了一下,才缓缓道:“你爹爹带着虎子上山打猎去了。”

        “哇!”杨蔓歆拍手叫好:“娘亲,今曜是不是有肉肉吃了。”

        杨孟氏低沉不语,恰巧饼子烙完,便熄了火,拍了拍手上的灰,带着杨蔓歆去洗涑了。

        待杨蔓歆拿着饼子坐下,杨孟氏好似有着忙不完的活,一刻也停不下来,来霞也起了帮忙,却不见杨孟氏停下脚步。

        巳时,杨福年带着虎子回来了,还带了一只瘦小的山鸡,杨孟氏急忙停下手里的活,迎了上去,急切道:“可是有猎到野物,可是去拜见了祖老。”

        “去了,今曜运气极佳,头去便猎了只野鸡,后来又猎了两只兔,提了去拜见祖老,祖老便叫我带只山鸡回来,给孩子们打打嘴。”

        杨孟氏担心落下:“祖老对孩子真真是慈爱,祖老对虎子这事可有说了什么?”

        “起先担忧我们人丁稀少,长子不可远行,可后听说是医工带着,虎子磕头立志,便也开心了,叮嘱了一番,便叫我们好些准备,走时又送了些干粮。”杨福年说着拿出了另一只手里的麻袋子,递给杨孟氏。

        杨孟氏一惊,伸手拿了过来,看到满满一兜的粮食,热泪便洒了下来:“你竟拿了祖老的东西!这……”

        虎子拉住杨孟氏:“娘亲,您可放心,虎子不忘祖老慈爱,定会报答。”

        杨孟氏点点头:“也罢!”

        此时几个小的都知道虎子要离开了,都缠着虎子不放,哭声一片,杨蔓歆狗娃觉得最凶,来霞仅是落着泪看着虎子。

        午时刚过,玲医老且便出现在门口,真哭假凶的杨蔓歆见到这位老者,心里还是发怵,便躲到了杨孟氏身后。

        玲医老且拿出持玲,拿在手里,对着虎子道:“这玲一旦握着,便不可轻易放下,你可是能办到。”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88/171472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