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沃土肥田 > 第十二章 离人别泪

第十二章 离人别泪


        虎子跪下,捧着双手,诚恳道:“医工放心,虎子立志跟随医工,绝不轻言。”

        “立志为何?”

        “医治恶疾,救治良苦。”

        玲医老且听罢,甚是欣慰点点头:“不错!”跟着将持玲交到虎子手上,便将他扶了起来:“你且起来,接过持玲,你我总算师徒一场,不重虚礼。”

        “是!”虎子规规矩矩应着。

        “这孩子可有大名。”

        “大名便唤作杨志虎。”杨福年恭敬答复着。

        老且沉思一会,开口道:“空青,主眚盲耳聋,明目,利九窍,通血脉,养精神,有神仙玉女来时,使人志高,这孩子以后便唤作空青可好。”

        “医工能为我儿赐名,实乃我儿之幸。”

        “这孩子可曾有启蒙。”

        “自小读写,认两三字。”

        老且笑着捋捋胡子:“如此,空青,随我走罢。”

        “怎的走得这般匆忙,鸡已烹好,医工可吃过晌饭远行,可好?”杨孟氏匆匆向前,着急问着。

        “今曜便要到另一村镇,晚行恐山路难行,还请夫人不要担忧,老且虽无金,也方得果脯之能。”

        “娘亲,不要为儿担忧!”虎子这一拜,便匆匆跟上了先行几步的老且。

        杨孟氏抱着一直伸着双手喊大哥哥的狗娃,掩面而泣,来霞牵着杨蔓歆,眼里皆是润湿,杨福年眼眶也是红肿,一家五口缓缓跟随那渐渐淡去的身影,直至那身影消失在群山之中,再也寻不见,几人才回去。

        走到了深山中的一老一小,空青问道:“医工,空青如何而来。”

        “为医者,唯心不可医,倦怠贫瘠者,不可医懒疾;狂暴凶恶者,不可医暴疾。为师要你通耳目,听得见得,诊无根之疾,断绝命之症,不可大意,不可居功,不可桀骜,宁做蒙尘的明珠,不做那亮眼的宝石。切记,顺应天命。”

        “医工可是要空青不医罪大恶极之人”

        “呀!”空青刚说完,便被老且用竹撇拍打了头:“医者,救治疾病,士农工商娼,若生疾,皆医之,哪里有高低贵贱之分。”

        “医工,这……哦,空青明白!”

        “破旧的木门怎的那么颓败呢?”另一边,走到家门口的杨福年突兀的来了句:“孩他娘,要是明曜寻见姣好的木头,我便将这门修整一下吧!”

        “是该修整修整!”杨孟氏只是呆呆的答。

        晚上开了的一顿荤,大家吃得也没那么香了。

        第二日,杨福年果真一大早拿着镰斧出门了,杨蔓歆想起这两日吃的都有盐味了,便想起前日杨福年换来的盐来了,小跑到杨孟氏跟前:“娘亲,爹爹换来的盐在哪?”

        杨孟氏惦念出门的儿子,家事处处出错,心不在焉,幸好来霞帮着,才算没有乱了套。

        来这的这么些天,杨蔓歆发现自己家里虽是食不果腹,衣不暖体,但一家人谦逊有礼,尤其是杨福年跟杨孟氏,并不似目不识丁之人,也对这家里好奇得不行,偏偏杨孟氏这会在发呆。

        “娘亲,饼子焦了!”杨孟氏正在用那石盘摊饼子,杨蔓歆闻到了焦味,急忙的跑了过去,想要将饼子拿下来。

        “凤儿小心!”杨孟氏总算回过了神,挡住了杨蔓歆伸过来的手,拿起饼子懊恼不已:“灶王爷莫怪罪,莫怪罪!”跟着将焦糊的饼子吃了下去。

        “娘亲,你这是!”

        “凤,这粮食来得不易,万万是不得浪费一丝的,今日娘亲这般,实属不该,唉,娘亲是不该啊,差点害了一家没饭吃。”

        “娘亲,二哥哥远行学医,娘亲该是开心才对,等二哥哥学了医术回来,就不会有人说凤是不祥之人了,对吗?”

        杨孟氏听到这里,便又哭了起来,抱住杨蔓歆:“娘的凤啊!”

        “娘亲不哭,娘亲,凤饿了呢。”

        杨孟氏擦干眼泪,一张一张的将饼烙了出来,弄完之后,拿着两张饼,又倒了昨日留的两小碗鸡汤放到了桌子上:“凤,你先吃着,我去把你弟弟抱出来。”

        杨蔓歆乖乖坐在椅子上,小口小口吃着,粗粮饼真真是难吃,尤其什么配料都没有的,杨蔓歆这些日子吃得够够的了,不过这一餐确是她跟狗娃的加餐,像杨福年杨孟氏跟大姐来霞,都是一日两餐的。

        待杨孟氏得了闲,杨蔓歆立马凑了上去:“娘亲,前曜爹爹用大米换来的盐在哪里,凤还没见过呢。”

        “你要看那盐是要做些什么?”

        “我就看看娘亲!”说着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看着杨孟氏。

        杨孟氏只好带着杨蔓歆进了里屋,从石壁上拿走一块石头,伸手进去拿出来一个小罐子。

        看着比拳头差不了多少的小罐子,杨蔓歆惊讶极了:“娘亲,就换了这些盐吗?”

        杨孟氏将小罐子小心放在桌上:“对,换了这些已是不错。”

        杨蔓歆打开罐子,看到里面仅有的半罐子发黄的粗粒食盐,心情立马就不好了,现代白花花的食盐,几块就能有很多,现在这个没有深加工的食盐,竟如此贵:“娘亲,朝廷可是有对盐买卖进行管制。”

        杨蔓歆问完才知道自己问的问题已经超纲了,对于一个三岁多点的小娃娃来说,幸好杨孟氏听到狗娃哭了,起身去哄狗娃,等哄了狗娃睡下,便问着杨蔓歆刚刚说了什么,杨蔓歆只好打马虎眼跑了出去。

        下午杨福年果真扛了些木头回来,便开始做起门来,杨孟氏着急的问着:“他爹,可有寻见水源。”

        杨福年摇摇头:“今曜我往那山窝窝里去了,却没寻见,不过却寻见了好东西,明曜还得找了琥爷一起再去一次。”

        “可是寻见了什么。”

        “大豕。”

        杨福年淡淡答着,手里的活却没有放下,却吓坏了杨孟氏:“他爹,那可是大豕,厉害着呢,你可有受伤。”

        “惜娣,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那大豕自己撞上石壁晕了,我是刚见着他撞晕了的,等明曜拿了那大豕回来,我们可以吃很足了肉了。”杨福年并不敢说自己跟大豕一起掉下陡崖,自己侥幸捡回来一条命的。

        “真真是没事?”

        “真没有。”杨福年一边答着,一边手里加紧了做着大门,身上却冷汗连连。

        第二日杨蔓歆起来,便听到自家门口热闹得很,出门便看到院子里放着一头杀好的大猪,杨福年正跟着杨广琥争得面红耳赤:“琥叔,这大豕怎能都往我这里搬,用了你们的气力,用了你们家的水,这我怎么好意思。”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88/171472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