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沃土肥田 > 第十六章 腹黑的祖老

第十六章 腹黑的祖老


        “哦?”祖老说着捋了捋胡子,看着重重孙子杨志杰:“志杰啊,祖爷问你,刚刚这在这里,可曾听到了这福泉叔说你琥爷爷是匪子!”

        “祖爷爷,志杰听到了,福泉叔说了琥爷爷是匪子,还说了两次!”六岁的杨志杰已经很懂事了,着重强调了那两次。

        杨广舜一听,急急的话就往外蹦:“黄口小儿,浑说个什么,小小年纪学会说了这谎话,你跟那杨福年家的就是一伙的,他家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说,为何这般污蔑长辈!”

        杨志杰内里外里都是六岁孩子,虽然懂事了,可是经了杨广舜这一吓,便整个人缩到了祖老身后,怯怯看着有些发狂的杨广舜,眼见自己的乖重重孙被杨广舜这小子恐吓了,祖老的威严立马就出来了:“杨广舜,你又是作何污蔑我家志杰!对个孩子,你就是这般恐吓的!嗯?”

        祖老加重语气,让杨广舜双腿直打颤,年轻一辈的人可能不知道祖老,他可是知道不少的,这祖老别看年老了不管事,看起来德高望重,年轻时候可是个狠的,这手上可是沾过血的,要不这会子能挣下来这份家业与威望?想起祖老那些个手段,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可也不能就这么算了的:“当时有什么人在场,你可是能说得出来!大家伙来的时候可曾见到你,你要是说了浑话,造了假,又该如何处罚!”

        得了杨广舜的提点,在场的村民一一点头:“就是啊!这刚那会来了,就没见志杰在这,怎么志杰就听到了福泉说什么了呢?”

        而杨福泉说了什么,杨二家两口子可是最清楚明白的,但是两个怎么也不会得罪了里长的,而这里面吼得最欢的还是杨二家的和奎老婆子,为什么呢?跟着里长有肉吃呗,讨好了里长,怎么也能多分点大肉的。

        而这杨广舜红着一双眼盯着杨志杰,还有村民的反应,可把杨志杰吓了一跳,可那小子也是不紧不慢道:“自是有我琥爷爷,福年叔一家,还有福泉叔和桂花婶子,杨二叔和杨二婶子。”这桂花便是杨福泉那被公爹打跑了的媳妇王桂花,王桂花是回去了,杨二家两个可还没回去,在人群里起哄热闹着呢,一听杨志杰那小鬼提了自己名字,便往人群后躲了躲。

        原来这杨志杰看到形势不好,老早就回家准备叫几个叔叔过来,原本杨王氏过来时候杨志杰就已经回家叫人了,后面杨王氏被打跑了,杨志杰才回来,按理说是不知道杨王氏过来的,杨广舜一听脸便白了。

        “杨二两口子,你们出来,刚刚你们可在场,可曾听到这福泉小子说了我家广琥是匪子的话!”

        被祖老点名,两个只好走了出来,这杨二老实,就要开口说了,被自家婆娘狠狠掐了一把,疼得他嗷嗷叫:“你做什么,掐我做甚,老鼻子疼了。”

        杨二家的瞪了自家没用的男人一眼,在杨广舜的眼神示意下,眼珠子骨碌碌转着:“这刚刚我们两口子是在这,可离得远,耳朵不好使,可啥也没听见!”说完一溜烟跑到人群后面去了。

        这下杨广舜总算又回了一血,得意得不行:“就这小娃子知道个啥,许是听岔了,我家福泉怎会说出那样不敬的话,你们这是仗着人多势众,欺辱我人丁单薄,算什么本事,这就是好的礼教!”

        “我杨毅成自认问心无愧,我的后辈子孙,个个重礼明教,难不成你是说我杨毅成教人无方!”

        听到祖老连自己许久不曾提起的本名都说了出来,杨广舜终于知道坏事了,战战兢兢不敢说话了,可祖老不能忍啊!你对我子孙一而再再而三的污蔑,这事可过不去:“我自视重教,广琥脾气是暴躁了些,但也是明事理,知礼法的,若不是事出有因,怎会平白伤人,不过伤人着实不对,我自有家法处置,我那重重孙也绝不会说假话,包庇任何人的,你这么说便是说我家志杰礼教不满,说那浑话污蔑你家福泉了?你说,这都是我这老不死的教导无方?”

        “这……”杨广舜怎么也没想到这老头这么腹黑,一时吃瘪,答不上来了。

        杨蔓歆简直就是祖老的迷妹了,祖老看着威信十足,还是蛮腹黑的嘛,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真是不错,这杨广舜定是不敢指责祖老教导无方,这么一来便成了自己教导无方,有心包庇了,看到杨广舜吃瘪的样子,杨蔓歆还是蛮开心的。

        而假装晕过去的杨福泉是很无语平时雷厉风行的老爹是怎么回事,这会了都还没有解决问题,还惹恼了祖老那个老不死的,还要拖到什么时候,自己都在这滚烫的地上躺了老久了,再不回家,自己恐怕真的要晕过去了,于是便暗里戳了戳自家老爹。

        杨广舜自然是知道自家儿子是装晕过去的,这会子接收到杨福泉的提示,知道这地是不好待的,便叫了两个汉子,想要将杨福泉扶了起来,放到了一边阴凉的石板子上,而这却被一直关注着杨福泉的扬蔓歆看了个清楚明白,心里给了这杨福泉一个大大的白眼,这里长还真是把自己的儿子给养废了。

        杨蔓歆看得出来,作为在场最大的智者,祖老怎么会看不出来呢:“杨广舜,这福泉小子说什么也是我家广琥伤了的,也不必劳烦了他人,福河,福启,你们上去,把福泉扶起来,带回家好生养着。”

        福河福启得了祖老上去的指派,立马就抢先过去,把杨福泉给拖了起来,杨广舜阻止也没办法,旁观那些只是瞧着,一个用的都没有,便拍着大腿叫到:“这是干什么啊!这是要逼死个人呐!”

        “怎么,这福泉小子不能我家里带回去好生伺候着养伤吗?难道广舜是想大义不计较此事了?”祖老腹黑起来真是厉害,杨蔓歆对此是服气的。

        “这可不行!”自家宝贝儿子这样了,不计较怎么可能。

        “福河福启,把福泉带回去,交待着好生伺候着,去县里请了大夫过来,好生瞧着。”祖老立马道。

        “不可!”这到了祖老家,自己而儿子还不知道会怎么被那一家子报复呢,怎么可能让他们给带走。

        “哦,福河福启,将福泉好生放下!”祖老着重了好生两字,福河福启怎么辜负他老人家的嘱托,立马就将手松开,这杨福泉佟的一声立马掉地上了,摔得那叫一个疼,却也生生忍住了。

        “哎呀,这是干什么啊!你们是要欺负死人啊!不得了啦!”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88/171472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