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沃土肥田 > 第十九章 咸肉

第十九章 咸肉


        语出惊人的杨蔓歆完全就没注意到杨福年惊愕的眼神:“凤,消化是啥意思?”

        “额……”杨蔓歆一脸黑线:“嗯……这个,这个我好像听医工爷爷说过,就是积食,肚子胀胀的不好受。”说完还故作认真状的摸摸脑袋:“嗯,医工爷爷好像就是这么说的。”那个妖魔一样的铃医短时间应该不会回来了吧,自己看到他就发怵,可不妨碍拿着他当挡箭牌吧!

        这可爱劲,杨福年咧开大牙花子,一手抱了一个孩子:“我们凤真有本事,这医工说的也能记着。”

        表面笑得开心的杨蔓歆心里早就开骂了,自己太大意啦,还好是自家老爹,糊弄一下就能过去,要是有个心思杂细的人听了去,自己的小命恐怕就被自己这张嘴造没了,重活一世,杨蔓歆还是很惜命的。

        “爹爹,你为何看着这大肉皱眉头呢?”

        “爹爹的眉毛也会动,咯咯咯。”看到杨福年的眉毛也会动,狗娃开心得很,笑个不停。

        “好了,你们别让你爹作难,饼子烹好了,还烤了肉,做了肉汤,娘的两个馋猫今天怎么不流口水啦。”杨孟氏一边说着,一边接过杨福年手中的狗娃:“孩他爹,先吃了饭再说吧!”

        “嗳,走喽,吃饭喽!”

        吃饭时候,杨蔓歆坚持着还是自己吃,只是来霞时不时的看着,杨蔓歆心里得意得很:姐都二十多了,能不会吃饭吗?还被个小朋友看着,哈哈!

        杨孟氏小口喂着狗娃,看着几个吃肉吃得香,便有些犹豫:“他爹,今曜这大肉上不了集市,换不来银子,明曜怕是要臭了,这族里人都知晓我们得了大肉,今天闹成这个样子,我们确实该补偿一下,不如趁着这时候,把大肉分了,每户送了一些去,也让族里人尝尝鲜。”

        “嗯,吃罢了,我便分了那大肉,左右留不得了。”

        正在享受鲜美肉汤的杨蔓歆一口肉汤就喷了出来:老爹老娘,咱就不能那么老实吗?今天那群人可是差点要了我们几个的命。

        “咋了凤,咋吐出来了?是不是吃猛了。”

        面对杨孟氏的关怀,杨蔓歆不禁要问:老娘诶,你看我是吐吗?明明是喷好嘛!

        “娘,凤还想吃大肉,是不是分了大肉明曜凤就不能吃大肉了。”杨蔓歆一副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家老实的爹娘,希望他们能开窍,不要去做那些个费力不讨好的事,因而又挤出一些泪花:“爷爷奶奶叔叔伯伯们都说凤不能吃大肉,因为凤是不祥之人,是不是呢?所以凤不能吃肉了吗?所以刚刚大家都好凶,都要把大肉抢走吗?呜呜。”

        杨蔓歆说得伤心极了,还把自己的肉汤推了出去,可怜兮兮的抽着鼻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龄小,眼泪来得特别容易,这会已经是大颗大颗往下掉了:“爹爹娘亲,凤不吃大肉了,大家会不会不嫌弃凤了。”

        杨蔓歆这么一弄,惹得狗娃也哭起来,杨福年两个一人哄着一个,却一个哭得比一个厉害,来霞也沉默着不说话,这下子两个人犹豫了,这族里人今天是差点伤了自家人的,而且凤没做错什么,却要凤来承担这一切,两个人犹豫了好一会,终于不再说送出去的话了,而是忧愁着怎么保存了。

        待两个小的不哭了,杨孟氏便道:“孩他爹,这大肉到了明曜,恐怕坏了不少了,这要是坏了,真真是可惜了。”

        “我听说用火烤了,外面一层焦的,这大肉能放几曜嘞,等会烧了火,烤一下,这洞里也阴凉些,存了多久便多久罢了。”

        “嗳,孩他爹,一会吃罢了,两个小的睡了,我再来帮着。”

        “爹娘,我也能帮忙的。”来霞已经很能干了。

        “霞儿,等着你收拾好了,去帮你爹爹,我一会就来。”

        “娘亲,凤吃的圆滚滚,不要睡!凤要看烤肉!”

        “狗娃也要看烤肉!不睡,不睡!”狗娃挥着小手,在杨孟氏怀里撒着娇。

        “好好好,怕了你们两了,看着不睡啊!”

        杨蔓歆真的很想说这么热的天,烤熟了肉也不能放几天的,做成咸肉啊,咸肉好吃还能放,虽然这大热天确实不好做咸肉,但是有阴凉通风的洞啊!咸肉真的很好吃啊,煮一煮切成片,咸香诱人,透明的肉片,再炒了什么配着,或是炖了汤,真是美味啊!想着,杨蔓歆又流起了口水,这杨孟氏做饭就是煮烙烤,还不会用油炒,调料就有盐,寡淡得很。

        “嘻嘻,爹娘你们看,凤这大馋猫又流哈喇子了。”

        “我家凤真是个大馋猫,是不是想着烤肉又流了哈喇子。”

        回过神来的杨蔓歆肿着一双泪眼,挂着鼻涕,郑重其事道:“才不是呢,凤在想医工爷爷给凤说的一个吃食,光想着凤就觉得美味,所以才……”

        “才流了哈喇子是吗?哈哈!”

        “大姐,不要笑话凤。”

        “凤,可说说医工说的是什么吃食。”

        “医工是说,北方有人用盐把吃不完的大肉腌起来,风干了,可以放很久,吃的时候用水煮好了,切出来特别香,好吃极了。”

        听了杨蔓歆的描述,杨福年杨孟氏滞了一下,同声道:“凤,你刚可说那大肉用盐腌了风干可以放很久。”

        “医工爷爷说的。”

        “真的吗,医工什么时候说的?”杨孟氏打算问到底,毕竟那盐可不是寻常的东西,精贵得很。

        “医工啊!那日医工过来等爹爹,跟凤说了好些稀奇的事,可好玩了,医工说了好多好吃好玩的,可馋死凤了,娘亲,能不能做那样的大肉给凤吃,凤听着就觉着香。”

        “医工说了别的,凤可还记得?”

        “嗯……好多都记不得了,就想起盐腌的大肉来了。”

        “这……”杨孟氏犹豫了好一会:“他爹,凤只是听说了,我们可不会做,要是做差了,那盐了就浪费了啊!盐可精贵着呢。”

        “是啊!不过凤丫头说想吃了,就做上那么一点嘛,万一这吃食做成了,也能多吃一段时间的大肉。”

        “你啊,就宠着你两个闺女吧!”

        “娘亲难道不疼凤吗?”

        “你个丫头,你们四个都是娘的孩子,哪有不疼的。”杨孟氏说着,又想起了跟着医工出游的虎子:“不知道虎子怎么样了,有没有吃好歇息好,有没有认真跟了医工学本事。”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88/171472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