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沃土肥田 > 第二十三章 生死有命

第二十三章 生死有命


  “琥叔,你说说,我家凤才是个三岁娃子,怎么就受了这些罪。”

  “你说我们杨家村从前那还是好好的,怎么的就生分了这么多,怎么他们就容不下凤这么个小娃子,怎么还要下了这死手。”

  此事的杨福年像发了狂的怒兽,紧紧撰着拳头,眼里布满了血丝:“我怎么能这么窝囊,自己的孩子也护不住!那两个人,该死!”

  “这是怎么了,我还想问着怎么回事呢?”

  “凤这样,都是杨二家的给害的。”

  “杨二家的?这大半夜的,为何会伤了凤丫头。”

  “不知道,醒来便在门口看着杨二家的打了凤。”

  “这两口子,做的是什么事!”

  “我真想了结了他们!”杨福年说着就要冲出去。

  “干啥傻事呢!虽说这里长还没指派着,但杨二家两个,我还非要管了。”

  “福河福启,你们俩带上你们媳妇,去吧杨二家两个带过来,我倒要问一问,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这吴郎中是祖老的聘医,祖老年纪一大,浑身疾病,尤其是旧疾,遇着突发情况,是要请了吴郎中出诊的。

  吴郎中跟祖老算是忘年交了,因着有情分,听着有要急的事了,吴郎中也不推脱,不询问,拿了药箱便跟着赶了回来。

  虽说已是拼命赶着马车,一来一回,山路蜿蜒,也要了两个时辰,天已蒙蒙亮。

  吴郎中一下了马车,也不顾赶路的劳顿,立马提了药箱去了西屋,一看便摇了摇头,把把脉便道:“这娃娃本身体虚弱,又出了不少血,伤了脑袋,好在及时止了血,也没有发热,可身体亏得紧,这娃娃是太瘦弱了些。”

  “唉!我写张方子,等会来个人跟我回去抓了药,等着娃娃醒了,三碗熬一碗服下,三贴药便好,后边好好养着,脸上的淤肿也须得好好消消。”

  吴郎中还想说些什么,这么小个娃娃,咋受了这重的伤,要是今儿晚上醒不过来,那还真就保不住了,想要这家的有个准备,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转头对着杨广琥道:“我再等个时辰,祖老醒了我给他老人家把一把。”

  “吴郎中对我家老爷子真真没得说!”

  “那是自然,他老人家乃我忘年老友。”说着把杨广琥拉到一边:“不过,琥子,这娃娃伤太重,要晚上还醒不过来,可难保住了。”

  “啊!什么!吴郎中可还有办法,请务必救了这孩子!”

  “你可小声点的!这娃娃的爹娘怕是都绷着呢,你再这么一激,没准再出什么事!”

  “吴大爷,你可得好好保住这娃娃!”

  “这个,救这娃娃可要大手笔!要用那老参吊着,可这家人,怕是拿不出来这吊命的银子吧!”

  “你个老财迷,咋个这样!”

  “我只是个郎中,家中有妻儿老小要养,况且就是我,也没有那名贵的老参,这世道,死了比活着容易,你看那娃娃瘦小的,唉!天灾人祸,岂是我等能左右的,听天由命吧!”

  “你啥时候成这样了!”

  “啥时候,你看啥世道吧!这出诊金我便不收了,当着来看老爷子,但那药钱,恐怕还是得带着的!”

  “得了,您去您屋子里歇着,不会忘了您的药费,我叫侄子给你泡壶热茶,备份吃食,您就着等老爷子醒了。”

  “福启,你们俩口子负责照顾好了这吴郎中。”

  “好咧!”

  “福河,拿着方子去抓三付药过来!再叫你媳妇拿些吃食过来。”

  “好咧!”

  “这天都亮了!”嘱咐好了,杨广琥看着慢慢升起的太阳,感叹着走了进去。

  看到屋里杨福年两个守着杨蔓歆,就连来霞狗娃那俩小娃娃也守着,不肯离开,狗娃那小娃娃哭得眼肿红肿红的,要是这凤真醒不过来了,那就是在他们心口上划刀子啊!

  “福泉,这天也亮了,该吃些早食的,你看我拿来些,你们都吃点,不然怎么守着凤丫头。”

  杨福年的眉头一直皱着,恨不得时时盯着凤,就怕她醒过来自己没发现,这会子哪有胃口,更不用说了自家媳妇了:“琥叔,我还吃不下。”

  “你不吃,你两个娃总要吃的吧,小娃娃哪里受的了饿!”

  “唉,琥叔,真不知该如何谢过你了!”

  “说什么话,落了生分,小时候你也是在我那里长大的。”

  杨福年便叫着两个小的由杨福启的媳妇带了去吃东西,杨广琥想了想,还是对着杨福年道:“我看你家媳妇有了郁结,若是不加以劝导,恐会损了身子,你也得好生劝着。”

  “这杨二不知被福河两个带回来了没有,刚那会情况特殊,这会子也该见见两个人了,你跟我一起去吧!”

  “好!”杨福年紧攥着拳头,眼里恨意浓郁。

  “说好了,不得随意冲动!”

  这杨二两个被杨福年两个好好打了一顿,看了杨福年家的都出去了,竟站起来拍拍土,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这大肉真多!”杨二家的贪婪的望着,伸手便去拿。

  等着杨福河杨福启带着人过去了,杨二家两个一人抱着一堆肉,悠哉的往回走呢,被带了过来,杨二家的一直嚎着:“你们是谁,当真是土霸王了,没了里长,这谁都可以跳活了!”

  杨福启看不下去便厉声道:“你怕是只知道个里长最大了?那县令你可知道!”

  一听县令,杨二家的也吓了一跳,这寻常百姓,连县令都没见过,但也知道是个有权利的,可以砍了人脑袋的:“这有县令啥事啊!我又没犯了法,这府衙也得有个律法不是,我就是个妇子。”

  “你犯了人命你不知道?”

  “什么人命!诓我呢?”

  “这杨福年家的凤,是不是你打的?”

  “是啊!我就打了一下,我们两口子还被杨福年两口子打了呢!怎么不算!”

  “这凤可是有危险的,我看你们两口子还好得很,还做了贼子,盗了人家的大肉!”

  “说什么呢!”杨二家的说着把手里的肉抱得更紧了:“我们两口子被打了,拿点补偿,养养身子,这还不行了,哪里是盗,只是拿了而已,可不要污蔑了我的名声。”

  “要是凤那丫头挨不过去,你可得上府衙去砍了脑袋,一命还一命的。”

  “不过是个丫头片子,值个什么银子,死了就死了,个死娃娃早就该死了!”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88/172384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