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沃土肥田 > 第二十六章 终于醒了过来

第二十六章 终于醒了过来


  本来看热闹的,这会子见着了黎氏发了狂,生怕自个被牵连,也躲了远远的,怕这黎氏伤着自个,黎氏这会一会哭,一会笑着,没一会瘫坐在地,嘴里不停说着:“呵呵,报应,都是报应!”

  谁也没成想事态发展成这样,这杨二家的算是废了,唯一一个孩子也没了,这杨二家的算是绝了后,这老张氏的咒骂嚎哭震荡了整个杨家村,黎氏在一片混乱中不知带着自己的儿子去了哪里,再没见过。

  等着杨广琥去找了问起来,杨福河才说了杨二家的事,听了这样的事,杨福年沉默了,原本愤怒的情绪突然哀伤起来,这杨家村这是咋了,咋就净出了这些事呢,但这个年头,谁也没那时间闲心去管得了别人家的事,听着杨二家成了这样,还是福河福启抬着这杨二家的家去的,听着那老张氏是骂了一夜,杨广琥也就不说什么了。

  而另一边,杨蔓歆还是没有醒过来,杨孟氏哭伤了身子,一刻不肯离去,吴郎中去见了祖老回来,便匆匆来了西院,进来摸了摸胡子:“哈哈,看来这娃娃还是个得了个福气的。”原是祖老听了杨蔓歆的情况,拿出了老参,这吴郎中便拿了过来,急急忙忙给用上,这吴郎中一会皱眉,一会发笑,将所有人赶了出去,不准任何人打扰,足呆了半曜,才发着笑出来。

  “哈哈,这算是成了!今夜子时前,这娃娃定能醒来,到时可提前备了清粥,再喝了药,养一段时间便可痊愈了!”这吴郎中是个精研医术的,也有治病救人的本心,可这世道,自顾不暇,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事,原先以为这丫头跟祖老家远了,虽尽了心,却没尽了力,但那老伙计似乎很看重这丫头,拿了老参出来,吴郎中也乐得钻研医术,现下这丫头救了回来,吴郎中是打心眼里乐呵着。

  看着那杨孟氏也恢复了过来,跟着杨福年跪谢自己,吴郎中捋了捋胡子:“你们快些起来,这份恩,可承不到我这,这丫头是得了老伙计的慈爱,那老伙计,拿了老参,非要我救了这丫头性命,这也没什么事,我也该回去坐馆了。”杨广琥便叫着自家侄子驾了马车,将吴郎中送了回去。

  杨蔓歆从一片黑暗中苏醒过来时候,正是大半夜,肚子饿得咕噜噜叫,头上包扎着有些昏沉,张口叫着要喝水,杨孟氏立马给递了过来,又喂着喝了清粥,灌了煎好的药,杨蔓歆总算是活了过来,觉得自己捡回来一条命的杨蔓歆变得更加惜命了,当初自己太大意了,就一个杨二家的,差点要了自己小命,竟然是为了几块猪肉,杨蔓歆还想着找回来场子呢,那杨二家的简直是太欺负人了,现下杨蔓歆还不知那黎氏已不知所踪了。

  因而这几日杨蔓歆喝着苦味特别大,味儿特别臭的药汤,也是一点不犹豫的,养好了身体,才能想办法吃饱饭不是,这几曜杨孟氏一直守着杨蔓歆,对着杨蔓歆说了对祖老一家的感激,杨蔓歆觉得自己欠了那个腹黑的老人两条命了,吃了三天的药,杨蔓歆差不多了,杨福年便提着回家休养,不想打扰了祖老一家太久。

  带着杨蔓歆要去谢过祖老,杨广琥却说了祖老不见客,没办法,千恩万谢的谢过杨广琥几个,直到把杨广琥弄得生气了,一家人才回了自家的土庙。

  杨蔓歆还是操心着自家的那些个咸肉,一回了家便跑过去看着,却只剩下了放在里面的一盆多,剩下的不知道去哪里了,杨蔓歆才知道那杨二家的,不对,是黎氏跟杨二险些杀了自个,还心大的拿了自己家的肉,不过也知道了黎氏儿子没了,人也发了疯,杨二废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报应吗?杨蔓歆想着找回场子是不能够了,只好想着该怎么才能吃饱饭了,每天不等着杨孟氏,自个就把剩下的肉拿来晾着,等风干了,杨蔓歆也休养得差不多了,只是头上的伤口还没痊愈,留了个大疤,看着成品咸肉,还是很不错,叫了杨福年拿了一些给了祖老家里,自家也就不剩个什么了。

  杨蔓歆想着自个好得差不多了,杨孟氏应该会答应自己跟杨福年去打水的地方,说不定会寻到了什么东西,却被杨孟氏骂了一顿,那也去不了,每天闲着享受自己的病号待遇,杨孟氏叫着来霞看着自己,就连小弟狗娃都不准这杨蔓歆出去,乖乖看着,生怕小姐姐不见了。

  杨蔓歆是觉得好笑又无奈,只得每天托着腮闷闷不乐的,一日,杨孟氏看着闷闷不乐的杨蔓歆心里也是不好受着,缓了这么些天,杨孟氏也是缓了过来,也觉得自己过于紧张,加上杨福年的再三保证,终于点头放了杨蔓歆出去,杨蔓歆一到地方,撒欢得跟个脱了缰的野马似的,很佩服着自家老爹能寻到这么个地方。

  跟着打了几天水,杨蔓歆就焉了,什么也没有寻到,杨福年也不让自己走远,而秋老虎却要到了,这几天燥得紧,跟大烤炉一样闷热,烘烘的,在家像焖炉,出门烤得厉害,杨蔓歆只想着大口大口喝水,可这也是奢侈的,这家里的水来得不容易,都是杨福年趁着天色晚了,不那么热了去担回来的,杨蔓歆是知道多辛苦的,怎么敢浪费了。

  而杨家村一起用的那个水源,也要枯竭了,这几曜不怎么出水,大家都渴着,甚至还打了起来,为着争夺那几口水,烘热得谁也不愿意出去,但唯一水源的那几滴水,上午打了,中午再去也是蒸没了,于是杨家村的人开始慌了,而以为杨蔓歆死了的村民还在埋怨着杨福年家的那个丫头都死了,这雨怎么还没降下来,却不知杨蔓歆还好好活着。

  也幸好了这些村民以为着杨蔓歆死了,没有过来打扰一家人,要不杨福年要是知道了村里的情况,一定会将水源说了出去,到时候自己一家人肯定就被逼死了,杨蔓歆跟着去也遇到过几次祖老家里人,既然祖老家里人没跟村里人说了水源,也没跟杨福年说了村里没水的事,杨蔓歆想着杨广琥也是不想着说了出去的,这毕竟是保命的东西。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88/172384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