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沃土肥田 > 第三十章 心怀歹意

第三十章 心怀歹意


  却不想杨王氏一通说词,竟得了大伙的认同,这大旱三年,边境祸事连连,朝廷已是自顾不暇,赦免苛捐杂税,又派发了救灾粮食,大伙心里门儿清,这天要是还旱着,朝廷是再不管了,能不能活都是问题了,自个的日子多苦,只有自个清楚不是,这年头,谁的日子能好过呢。

  那杨老头一听这话,不顾儿子反对,倒成了第二个拍板子要搭伙报团的,这有一便有二,有二便有三,这老张氏家中只有三人,一个病号,一个赔钱货孙女,看到有人报了,也怕着落后,跟着老杨头后头就报了。

  最后竟全都答应了交出粮食,大家都怕没了水,没水了就真的活不下去了,这杨孟氏在家里烹好饭,见着杨福年迟迟未归,便让着三个小的吃了,自己等着杨福年回来。

  杨福年没一会便回来了,有些沉重,又有说不出的幸然,吃了几张饼,跟着杨孟氏几个说了情况,杨蔓歆倒是没想到这王氏竟还能说出来那些话来,也是蛮佩服这个女人,头一次见她是她跟在跟在杨福泉身后,也没想到这全村人都答应交了粮食一起煮大锅饭。

  下曜杨福年应了杨广琥要收粮食,跟杨孟氏说了自家也得跟村里人一起,便拿了粮食又出了门。

  杨广琥先前说了狠话,这谁家要是私心藏了粮,发现了便剔了出去,谁家有多少粮食是有数的。

  等交完了粮食,确认了没问题,天已大黑,杨广琥带着一群汉子,把粮食放到了村里祠堂的库房里,安排村里几个汉子跟自己几个侄子轮流守着。

  次曜,得了杨广琥知会的村民,陆续到了祠堂的场子,三百来号人,把祠堂门口的场子挤得满满当当,杨孟氏交代了来霞照顾着两个小的,自个也到了这场上。

  “水在哪呢!”

  “对啊!水呢,这可见不着啊!我们可是交了粮食的!”

  大伙看到杨广琥,最关心的便是水的问题,杨广琥心知这水源重要,这村民的心不知是歹还是善,村上蛮赖的杨福来一家,也在其中,要是带了去水源,要有人心生歹意,夺了水源,这事就大了。

  “这祠堂原先建了几个旁屋,年久失修,手脚利索的妇子将这偏屋收拾出来,老孺病幼皆聚偏屋,着几个年轻妇子照看着。”

  “待收拾妥当,各家妇子将自家伙具炊具拿了来,将老儒病幼接了过来,准备烹食,这每日定量烹食,每曜拿出来当曜吃食,外出寻水的,需多备些干粮。”

  “老杨哥带着几个后生,把这大灶砌起来,今曜便能用上。”

  “这库房钥匙在我这,这王氏暂时管了这烹食,每曜跟我上库房取粮,这孟氏加上我那口子,管着照顾偏房的,这杨二自由得老张氏一人照看。”

  这老张氏本想还能偷个懒,却不想自个还得照顾自个那个病儿子,当下便不乐意了:“咋,我这老婆子还得照顾人啊!不是该人伺候我了!”

  老张氏一说这话,大伙都笑了,你说你个老妪,自个儿子不照顾着,还想着要别家妇子给你伺候你儿子,再伺候你?也不怕你儿子一个光棍,还得了那病,谁家妇子能照顾你儿子!

  杨广琥也是愣了,这老婆子咋这个样:“你手脚健在,无病无痛,自个儿子咋就照顾不得,休得再胡说!”

  杨广琥一瞪眼,大伙也瞪着眼看着,老张氏自个囔囔骂了几句,也不再多说。

  杨广琥见着这老妪算得安静了,接着安排了担水寻水的人:“这有膀子力气的汉子,无论老少,分了两拨出来,一拨跟着杨福年担水,一拨跟着我巡山寻水寻食。”

  被分着担水的汉子自是乐呵呵的,而存着目的存着抢水歹心的杨福来一伙,被杨广舜分到了寻水的一拨,自然是闹开了,杨福来率先发难:“我不服气!凭啥我就得去寻水,我可是想看那水源,不见那水源,我可不太相信你们!”

  “就是!凭啥俺几个就不能去担水,俺几个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诓人的!”

  “就是,就是,我也要去担水,不去担水我就不干活了,谁爱干谁干去,老子没见到水,是不能够去巡山寻水的,这危险活计,万一遇到猛兽,水没喝着,搭了一条命,那可亏大发了,家中老人妻小咋办!你们会给养着!”

  “净说些浑话,该着谁去寻水谁就去寻水,这山里人不进山,那不让人笑掉大牙,自己上山不怕那猛兽,这会子一群的汉子,倒怕起来了,真当老子好诓骗,有我杨广琥在,还能让你被那猛兽害了!我今个巴不得遇着,打下来,大伙有那大肉吃了还,别跟我在这磨磨叽叽的,谁再磨叽,退了他粮食,家去,也别跟大伙一起了,大家伙可都有活,谁也没见像你们几个闹腾,咋就你们几个闹腾!”杨广琥看着有些人被杨福来几个说松动了,恼了,撂下这话,便带着巡山的汉子走了,杨福来几个心里窝着火,却也忙跟上。

  杨孟氏是个手脚利索的,合着几个妇子,很快便将那偏屋收拾了出来,便回家拿了灶具,带着三个孩子去了祠堂。

  路上,杨孟氏担心着杨蔓歆去了祠堂,被那些个人说道,会受不了,一路犹犹豫豫的:“凤,要不娘回家给你烹食,娘陪你吃,啊!”

  “娘亲,你可忘了,家里粮食拿去了给大家伙,家里可没粮食了。”

  杨蔓歆家留了咸肉,本着老实的杨福年,是要把这咸肉都交了出去,可杨蔓歆说了大家不知道这法子,这么些天,大肉早坏透了,大伙也不会问的,祖老一家也会理解的,杨福年才没把咸肉交出去。

  杨蔓歆想着大家伙一定偷偷藏着些粮食,谁会都交了出来,况且万一自家交了出去,没了粮食吃,那自家不得饿死。

  杨蔓歆现在也打着迷糊,离着祠堂越近,杨蔓歆就越紧张,怕着出什么事,杨福年两个又会担心了。

  忐忑的走到祠堂,杨蔓歆发现一个事实,大伙各自忙着,根本没人注意到杨蔓歆几个,杨孟氏稍稍放了心,带着杨蔓歆三个去了偏屋,偏屋的大屋安排住着孩子老人,杨孟氏一进去便开始忙了起来,没时间管着杨蔓歆几个。

  偏屋最西边,最小的屋子,是杨二独一人住着,被几个汉子抬了进来后,一直哼哼着,让不少妇人心生厌恶,哼的那些个词是个不净的,这小孩和待出嫁的闺女又多,有人看不过去就去找了老张氏,老张氏翘着二郎腿坐着,看到来人白了一眼,自顾坐着,听着也不管。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88/172384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