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沃土肥田 > 第四十二章 该来总会来的

第四十二章 该来总会来的


        “哎呦喂!你们这是仗着人多,欺负我个老婆子!欺负我人丁稀薄啊!”

        “还胡闹个什么!”

        老张氏眼见着自家那个赔钱货被扶了进去,自个还一分银钱没得到,坐在地上狠了劲的哭着,还时不时拍打着地面,扬起一层灰,别说围观的妇子了,老张氏自个也被呛得厉害:“这鬼天气!哇,没天理了!杨福年家的伤了人,还有人护着呢,这拿我们乡里乡亲的不当回事啊!”

        大家伙也都知道这老张氏是个混不吝的,谁也没听进去她的话,倒是因着飞尘,嫌弃的躲得远远的,杨福年本来还担心老张氏会出事,结果看着也是个胡闹的老太太,便也走开了,过去一手一个,抱住自家可爱的两个小娃娃。

        老张氏闹久了,没人搭理,便也自觉无趣,起身拍了拍尘土,骂骂咧咧的就要往大屋里去,被门口的一群妇子拦住了,领头的正是李春喜。

        “咋的,不赔银子,还不让我进屋瞧人了,那是我孙女,老娘还看不得了!”

        “你说说你有把那当你孙女了?刚可瞧见你使劲掰扯小花受伤的胳膊了,这不是成心想讹人不是,你个狠心的老妪,对自个的亲孙女都能下了这很心思,郎中没来之前,我们决计是不准你进了这屋的!”

        有个妇子想着刚老张氏掰扯小花的胳膊,便也说了出了,老张氏诡计被识破,吐了个口水,骂骂咧咧回去了,她想着杨广琥请来的定是那个土赖子,保不齐自个又有什么损失,立马躲了进屋里。

        杨张氏看着老张氏躲了进屋,便招呼门口守着的妇子:“该管这屋里的管着,看着不让那老张氏进来,该烹食的紧着准备着。”

        由于杨福年家里出了这事,吴郎中也还没过来,杨广琥便叫了自个侄子带队去打水,把杨福年留在了家里,杨福来一家解决了,便叫了自个侄子儿子去巡山,自个也留着等吴郎中过来。

        当事人杨蔓歆此事正悠哉悠哉的坐在角落的矮板凳上跟狗娃玩小孩子游戏,看着狗娃对着角落里冒出来的几只蚂蚁好奇的摆弄着,时不时也应付着装成小孩的模样,也不管被众人关心的小花时不时得意的看着自个。

        吴郎中对这小花还是有印象的,于是见着急吼吼赶过来的杨福河说了情况,看了手里的病人就紧着赶了过来。

        一路上吴郎中很是疑惑,自个接骨的功夫不赖,咋又这般严重了,就被个三岁娃娃碰坏了?

        等到了地方,看了小花,吴郎中的脸就黑下来了:“以后再有这样的事,莫不要再扰我清净!”

        说完气哄哄走了,杨广琥赶紧追了出去,拦住吴郎中:“郎中这是为何,那孩子可咋样!”

        吴郎中似有深意的望了屋里一眼:“好着呢!我就顾着那孩子的名声,以后若是再有这事,我便也不好来了!”

        说完便走了,杨广琥赶紧招呼杨福河驾了马车过来,所幸在村口吴郎中还是上车了。

        杨广琥是气得不行,这老张氏一家就没个省心的,可又能拿这七岁小娃娃做什么呢?

        她奶奶老爹也不是个管事的,谁来教这孩子呢?杨广琥头疼的紧。

        屋里的小花也是愣了,原本要请了郎中过来,她便心慌,自己本就是装的,没想到郎中竟是瞧了出来,小花觉着屋里的婶子们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个,就像自个是个特别喜欢扰事的,想着自个的名声就要不好了,自个奶跟爹的名声也那么差,自个以后可嫁不出去了咋整。

        小花是迫切的想要离开家,可一个七岁的娃娃,竟想着嫁人,杨蔓歆要是知道了,定会惊讶于这小花的早熟。

        其实也是这小花多想,吴郎中瞧了也没说什么,便匆匆离开,妇人们觉着莫不是这小花严重了?都同情的看着脸色愈加难看的小花。

        杨广琥叫来自个媳妇,跟着道了吴郎中的话:“这小花还真是个心思重的,也不知随了谁!”

        “可不是,前个就跟你提了。”杨张氏提点过杨孟氏,回去也跟自个男人说了。

        “你去把妇子叫了出来做事,别围着那孩子了,我要上山了,你注意些。”杨广琥说完便带了两个汉子上山了。

        杨张氏一进屋里,赶紧驱散了围观的妇子:“郎中说了,小花无事,大家伙散了吧,该去做事了。”

        众人听着没事,也都放下心散开了,杨张氏便也见着了脸色难看的小花,见着人少,想着还是提点提点,别再歪了:“小花,张奶奶跟你说些话,你也不小了,能看着对不对,是吧!”

        小花才从悲戚无力中回过神来,看着屋里没一个人,心里落差极大:“张奶奶,您说,我听着。”

        “这人呐,有心思是对的,可心思太过了,可是不招喜的,尤其是女孩子家家的。”

        小花听了,脸色骤白,杨张氏见了也不好再说些什么,拍拍小花的手安抚着:“我家枝儿姐同你一般大,奶奶是心疼你,有那么个家,你呐好好养着,大家伙都惦记着你呢,你那奶也是过不来的。”

        该说的也就说了,得不到小花的回应,杨张氏也起身忙活自个的事了。

        老张氏确实没敢出门,怕遇到那个土赖子,又找自个拿银子,却又怕那杨福年家的赖着不给银子,时不时张望大屋。

        直直熬到了午时开饭,再三确定了那土老赖不在,才叉着腰趾高气昂的出来,直直便去找了杨福年:“杨福年,这郎中也看过了,诊金就不用你给了,补身子的银钱你总是要赔的,不然老娘去县里告去!”

        “这……”杨福年也不好说什么,琥叔说了小花那孩子一点事没有,老张婶这样闹,老实的杨福年也想着要给些补品。

        杨孟氏带着来霞,站在杨福年身边,却不好开口说些什么。

        出来拿食的妇子都围在场上,一听着老张氏的言论便笑了,有人打趣着:“老张氏,你当这县老爷那么闲呢,这孩童打闹你也要去劳烦,估摸着县老爷不会管,倒是会给你顿板子!”

        老张氏脸一下就白了,打板子可不好受,又换了说法:“哼!碍着你们啥事了,咋都爱管这闲事来着,老娘今个撂下话,这杨福年家不赔老娘银子,老娘定叫他们好看!”

        “哟,老张氏,你怕是不知道,今个那郎中过来,看了也说没事,老早就走了,连药都没开!”

        老张氏听着那土老赖早走了,自个还憋在屋里不敢出来,懊恼极了,这会那土老赖早走了,药钱没有,诊金没有,岂不是亏大发了,当下嚎叫起来:“咋,伤了我孙女就这么算了!”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88/172384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