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沃土肥田 > 第四十四章 郭老之义

第四十四章 郭老之义


        “真晦气,害得老娘这会都饿了!”老张氏恶狠狠瞪着已然晕过去的俩后生,喘着粗气骂着,但也只是骂着。

        这边的吵闹声早已引起杨蔓歆的注意,远远看着浑身是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两个人,杨蔓歆浑身发冷,不禁打了个寒颤。

        杨孟氏原本带着三个孩子进了屋,不愿孩子见了那血腥场面,忽见自家小女儿趴在门边一动不动,想着该是吓丢了魂,赶紧着抱了回来。

        杨蔓歆并不是三岁孩童,但确实也被吓呆了,待在杨孟氏怀里,渐渐恢复了意识,前世哪里见过这血淋淋的场面,心里也越发恐惧起来,那日若不是祖老一家,自个怕是活不下来的。

        杨广琥那边也是愁眉紧锁,也分不得心管制,加上这匪盗行为确实可恨,便也由着大家伙去了。

        只是一群人心急火燎的往祠堂赶来,看到地上的后生,惊呼道:“昆子,大牛!”

        来人正是郭里长,带着十来个后生,那郭里长此时整张脸涨红,看不出来的羞愤,本来听说自家族人所做之事,便暗叹族人不争气,这跟匪盗有何区别,自是羞愧难当,可这会见着昆子大牛,竟似没了生气,浑身是伤。

        郭里长自是知道族里人的脾性,这两后生都是好的,家中有老有小,这会子也是急红了眼,也心疼得紧,早晨去了的妇人,便是昆子的娘亲,还是自个没用,要不是为了族里人能活下去,这些后身怎会做这匪盗之事!想着也有些恼这杨家村人,可毕竟自己族人理亏,虽是恼,也不得伏低做小,带着族里过来的后生,对着已经回过神来充满敌意的杨家村人抱着拳:“我郭家村人做了这不义事,郭某人羞愧,还望各位能接受老朽这一拜。”说完便深鞠一躬。

        听到动静,杨广琥早就带着一群汉子过来了,原先围着的人也早就退到了杨广琥一等人身后,那夜天黑,杨广琥并未看清,因此不知两人身份,这会已是了然,脸上带着怒意,打量着郭家村人:“昨夜见识郭里长气节,本以为郭家村人是那大义之人,却竟打起他村主意,做出这等不义之事!”

        “这……”郭里长被这么一说,自是羞得通红,想他郭家村人,不在这荒年,也是人丁兴旺,家族和睦的耕读世家,只是天灾人祸,不得已背井离乡,一路上也是规规矩矩,以礼待人,哪曾想,会生出这样的事,这杨家村人发怒却无不可,可看着地上的俩后生,也拉下了脸面:“杨兄弟,实是对不住,实乃老朽管教不严,才让族人闯下如此祸事,如今我便是诚意过来,带着参事的后生,来给杨家村人赔不是。”

        说完转过头去大喝一声:“柱子,栓子你们几个还不快出来!”

        只见郭里长身后原本低垂着脑袋的七八个后身站了出来,齐齐跪在了杨家村人面前齐身道:“对不住了!”

        可杨家村人心软的已经躲进了屋里,剩下的便是带着怒意的村民,且眼中的怒意却丝毫未减:“哼!做得这匪盗行为,这会子是做的什么,还有脸过来!这匪盗便是打死了,也不碍事!”

        “就是,这天也就是不太平,若是太平,直接送进府衙!”

        “就是,你们这些后生,也都该处置了!”

        “对,一并处置了!”

        这郭里长原先想着参事的小伙过来请罪,求得原谅便把两后生带走,可眼见这情形,只怕是带来的后生都要保不住了!

        郭里长心里懊恼,明面上也只能陪着小心,眼睛湿润:“诸位,孩子们也是没了至亲,才会做出如此行为,实属无奈啊!要怪只能怪我这个老头没能管着,求求诸位,发发善心,让我走这些后生离开,绝不再给杨家村添乱,求求大家伙啦!”说完直直跪下。

        杨广琥眉头一皱,细细盯着郭里长,似是要看出些什么来。

        “哼!做这档子事,以为卖个老脸就能过去!那这天底下不到处都生了匪子,还得个什么安生!”

        “绝不可放过!”

        郭里长听了,面色一白:“不可,不可啊!老朽愿用我这把老骨头给杨家村诸位赔罪,管教不严,实乃老朽之罪,理应我赔罪,就放过这些后生吧!求求各位了!”

        郭里长说着,便往一旁的石墙上撞过去,这一突变来得太快,大家伙都没反应过来,眼看撞上也就一瞬间的事,一直关注着郭里长的杨广琥,离得近,一时也是做了反应,迅速的挪了过去,挡在了郭里长面前。

        郭里长自有威望,那些个年轻后生看着杨家村人救了自个里长,心生感激,可也愧疚难当,当下跪成一片,一会道谢,一会赔罪。

        杨广琥观察许久,自是欣赏郭里长气节,万不能瞧着死在自个面前,于是救了人下来。

        此时,一后生匆匆赶来,凑着耳语一番,杨广琥脸色又沉重几分:“将这郭家村人拘着,好生看管,福河,去请了吴郎中过来,给这几个后生瞧着。”说罢匆忙离开,忽而停住脚步,又道:“万不可怠慢郭里长,谁若与之为难,待我知晓,族规处置!”

        “福译,那杨福来家的在哪?”杨广琥由着刚刚传消息的后生带着自己,眉头紧皱。

        “安排着在我屋里呢,我家那口子看着呢,怕引起大家伙恐慌,不敢带到祠堂场上。”

        到了杨福译家,果见被驱逐出村的杨福来家的潘氏,抱着杨福来幼子杨志元,在杨福译那口子的安慰下,一阵一阵抽泣着,模样狼狈,倒像是逃难过来一般。

        潘氏见到了主事的人过来,也全忘了去杨广琥这活阎罗的惧意,起身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嘴里含糊不清的吐字:“救人啊!……不得了……不得了啊!山匪……杀人啊!都没了……都没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杨广琥性儿急,又是有关山匪的事,听不得潘氏这不利索的,厉呵一声,吓得潘氏脸都白了,神情呆滞,一旁的杨志元本就年幼,又被吓得不轻,这会哭得是更厉害了。

        杨福译的媳妇何珍心软得紧,见不得这可怜的,忙安慰着潘氏,又哄着杨志元。

        “到底怎么回事!”一时间也知晓潘氏这里问不出来什么,又转向杨福译问着。

        “今个轮我巡视,巡至村东头,便听着小儿啼哭,走近一看,便见杨福来家的晕倒在地,一旁小儿啼哭不止,便带回交给我那口子照顾,听着这潘氏迷迷糊糊说着救命,山匪,心知事大,便来寻你,只怕那山匪就在附近。”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88/177072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