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沃土肥田 > 第四十六章 共抗匪祸

第四十六章 共抗匪祸


        祖老看着杨志杰,嘴角挂上慈爱的笑容,祖老身边另一十二岁左右的小子,佯装吃味:“太祖爷爷,您可是把志杰这小子宠过了,你看那模样,真叫人吃味,太祖爷爷,您也该管着些,不能老宠着。”

        “志全真是不要脸面,多大的人了,还跟志杰小子吃味呢,真真是羞人,太祖爷爷,最该管管你啦!”转而又对着祖老道:“太祖爷爷,您说对吧!”一边说着,手中的活计也未曾停下。

        杨志全冲着杨志锦做了个鬼脸:“本来年纪就比你小,志锦哥哥,成天就跟个小老头似的,真真是无趣!”

        “好啦,赶紧着走吧!还耍个嘴皮子。”祖老对着小辈总是慈爱些。

        “好的,太祖爷爷!”

        “是,太祖爷爷!”

        另一头,杨广琥安排杨福河带着十来个汉子,将粮食转移到地室,又叫了杨福启家去拿来趁手的大刀利器,还叫来了郭里长几人。

        君王对利器多有管制,如是私造兵器,乃是谋逆大罪,寻常百姓也只镰斧刀锄,其余,也就猎户会有自制短箭,再无其他。

        祖老一家本是练武之家,寻常也有些把事武器,却也轻易不得视人,如今危机时刻,因而杨福启只得取了些寻常趁手的大刀。

        郭里长已是垂暮,听闻族人遭此大难,身子颤颤巍巍,眼眶发红,却强撑着身子,坐在椅子上:“杨家里长,恶匪可请一同对抗,我郭家村的汉子也不是那纸捏的,家族重仇,不报,老朽百年将至,又有何颜面去见我郭家村老小!”

        “郭老,小辈并非里长,当不得郭老如此,郭老便唤我广琥即可,郭老还有如此血性,着实令人敬佩,恶匪作乱如此,人神共愤,但凡有血性的汉子,定会持杆抗之。”郭里长所说正合杨广琥之意,便顺着说了下去。

        “郭老,先前多有得罪!郭家村四个受伤的兄弟,我必定安置好,郭老亦同去,家中有老爷子,正好的费心照料幼小。”

        “这恶匪!老朽要亲眼瞧着,这把老骨,能手刃一人,便也无憾啊!”郭里长只是红着眼,枯槁的手指紧紧抓着扶手。

        “里长,族中大仇,我等定手刃仇人,里长,您老还请跟随杨家村人躲避这匪祸,我等亦可安心抗匪!”

        郭里长年事已高,最终还是由着郭家村剩下的小伙劝说,跟着郭家村受伤的四个一起去了祖老家地室。

        场外妇子有些荒乱,多是挤作一团,紧着收拾,不过孩子都安置妥当,大难临头无弱者,紧着收拾些保命东西。

        侧屋里,老张氏却还约莫有些良心,许是怕自个百年之后无人养老送终,便紧张起自己那个儿子来,赶紧拉着就要逃。

        杨二躺废了,也不知那山匪要来,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被老张氏叫烦了,张口便骂着:“老不死的,干啥,这着急忙慌的赶着去送死吗?”

        老张氏可是拿这废儿子没法子:“那山匪可要来了,还不随我避难去,躺在这是要等死不成!”

        “死老婆子,竟敢咒我死!我死了,谁给你养老送终,别忘了,给你披孝哭丧的只有我了!”见老张氏言语不耐,杨二又说了狠话。

        等回过味来,才注意起山匪二字,突的从床上弹坐起来:“啊!要死啊,山匪来了!”说完急忙下床,破旧的布鞋没穿利索,便拉着老张氏跑了:“还不快走,老不死的,别累了我被山匪祸害!”

        如若不是黎氏发疯走了,那死闺女小花不顶用,自个还要这老娘照顾,便不会带着这拖累:“小花那丫头死哪去了!”

        “杨广琥那媳妇让带着先去避难了!”

        “这死丫头片子,跑得倒是快,自个老爹都不顾了,真是个养不熟的玩意儿!大家伙都去哪避难了!”

        “祖老家的地室!”

        “家中银钱可带着!”

        被儿子打了银子主意,老张氏便瞒下自个趁着荒乱,听得有山匪祸乱,要到祖老家地室避难,便偷跑了家去拿了银钱细软的事,囔囔道:“我哪个儿有时间回去,银钱都藏得好好的,你急个啥,有命花那才是了,没命上哪花去!”

        两人匆忙赶到祖老家,小花虽说心思重,却也还是个孩子,先前老张氏本不管她,曾氏觉着可怜,是一并带着过来了,也没跟老张氏杨二知会一声,只跟小花说了她爹奶也会过来,这会见了至亲,忙红着眼跑了过来,却不想那杨二一巴掌便打了过去:“养不熟的白眼狼!”

        这一巴掌打得生猛,七岁营养不良的小娃娃哪里受的住,滚到了一边,牙都被打掉了一颗。

        屋里娃娃都被这一幕吓到了,顿时哭声一片,来霞是这孩子里比较大的,又跟小花较好,多是同情,立马跑来扶了小花起来。

        送了东西过来的曾氏刚进来,便看到这一幕:“杨二,你这是作啥,自个亲闺女,你这心狠的!”

        紧跟着进来的李春喜是个耿直的:“咋了这是!杨二,你又作啥妖鹅子!”

        “你这贱妇!敢说我儿,老娘跟你没完!”这老张氏本就跟李春喜结怨不轻,听到李春喜说自个儿子,就要打起来了。

        “现在是争这些的时候!还不紧着收拾!”曾氏跟着自家婆婆,也是养了几分气势,可毕竟年龄在那,两人哪里肯听。

        正思考问题的杨蔓歆听着也心烦,走过来拉着曾氏的衣角,悠悠说了句:“婶子,这样吵闹,匪子可会知道我们藏在这里!”

        曾氏回味过来,立马道:“张婆婆,春花婶子,可别闹了,再这般,匪子估摸着寻着声就过来了,到时候可护不住大家伙了!”

        山匪厉害啊!毕竟恶名在外,两人立马禁声,曾氏看着哭作一片的孩童,颇为无奈的摇摇头,对着李春喜道:“春喜婶子,大家伙可都夸你对孩童好,婶子可能帮我哄了这群孩子。”

        “唉,可怜的,被这无良的害的,真是可怜的!”李春喜望着哭红眼的娃娃,也是心疼得紧,却不忘刺老张氏跟杨二一下。

        老张氏又想发作,却被曾氏哀求的看了眼,才轻声骂了贱妇,便寻了个好位置躺下,而杨二老早便寻了个舒服位置躺下。

        杨蔓歆嘴角上扬,心道这老张氏一家可真够奇葩的,自私狠辣,难怪会养出小花那样的孩子,那孩子要是不长偏了,那真是怪事了。

        转头看了看自家大姐,一边照顾着小花,一边看顾着小弟,想到自个担忧的事,杨蔓歆趁着无人注意,一溜烟,跑出了地室。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88/177415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