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大医凌然 > 第339章 讲道理

第339章 讲道理


        凌然背着双肩包,慢悠悠的跟在余媛和左慈典身后。

        左慈典身子紧绷着,道:“我感觉所有人都在看我。”

        余媛攥紧了拳头,颤音道:“没事,大家只是看凌然而已。”

        “我知道,但我还是紧张。”左慈典摇头道:“说实话,我都不知道,凌然这些年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天天被人盯着的日子很不好过吧。”

        “大概会很辛苦吧。”余媛不由的泛起同情心来,然后转身对凌然道:“凌医生,你拿到头等舱的机票了,应该可以从两舱通道去安检的。”

        余媛跟着左慈典排队到了一条长长的安检队伍后方,相比之下,最左侧的两舱通道基本出于无人状态。

        凌然仿佛才醒悟似的“恩”了一声,拿起机票,正准备转方向的时候,就有一名机场的工作人员走过来,对凌然笑道:“这位先生,你可以先到这边来通行。”

        说完,她就带着凌然前往两舱通道,根本看都没看凌然的机票。

        “第二只兔子。”余媛对左慈典做了一个脑袋撞墙的动作,乍看起来像是只松鼠在用脑袋开松子。

        左慈典望着凌然的背影消失在两舱通道的尽头,有些觉悟的道:“这样看的话,他也不会被盯太久。”

        余媛和左慈典默默的低下头来。

        过了一会儿,穿着机场制服的小姐姐去而又返,道:“两位也可以先从这边安检。”

        说着,余媛和左慈典也被带进了两舱通道。

        “第三只兔子,被送给邻居了。”余媛向左慈典耸耸肩,然后与左慈典享受了快速安检的待遇。

        休息室,凌然得到了跪式服务和额外的热汤面。

        “第四只兔子。”

        登机时,凌然获得了优先登机的礼遇。

        “第五只兔子。”

        飞行中,凌然得到了全程的照顾,获得了正常升舱并不会提供的头等舱餐食,以及三个毛毯……

        “第六只兔子。”

        下机优先,考斯特接送。

        “第七只兔子。”

        ……

        待坐上诸城市医院提供的专车的时候,凌然依旧是背着双肩包,光芒万丈的模样,余媛和左慈典俩人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则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左慈典扫了一遍携程、飞猪和航空公司官网的价格,默默的放下手机,对余媛低声道:“要是买800块钱的票,比5800块的票的乘客获得的服务还多的话,多赚5000块的意义是什么?”

        “丑。”

        余媛望着窗外,情绪渐渐趋于平静,但也带着一点点的愤世嫉俗。

        左慈典抬头望向后视镜,也不由的变得愤世嫉俗起来。

        “航空公司这么做,其实挺没有道理的,也不公平。”左慈典回想在镇里的生活,每个人去办事的时候都被给脸色看,多么的公平啊。

        余媛呵呵的笑了两声,望着凌然的双肩包,道:“同样的包,有的人背lv的也被人笑是程序员,有的人随便背都像是走秀,有什么公平可言?”

        “你……你这是被凌然给影响了,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兔子。”

        “每个人吃相同的食物,排泄出来的粪便都不一样,甚至同一个人吃相同的食物,在不同时间不同情况下,排泄的粪便都不一样,人又怎么会相同呢,又怎么会公平呢?”

        左慈典愣愣的看了几秒钟余媛:“你讲的道理,也很与众不同。”

        ……

        诸城市医院的骨科主任尤丰裕,略显热情的接待了凌然一行。

        他是参加过沪市的“国际运动骨科学术大会”的医生,看过凌然的手术,还与他人交流过,因此,在听说云医真的打开了国际医疗的一扇小窗,而且表现不错之后,就决定邀请凌然。

        祝-凌跟腱修补术毕竟是一种新术式,既然确定的具有价值,那么学习并推广,就是很有必要的事了。

        这也是各种医学的学术会议,能够吸引到高端医生的理由之一。

        所谓眼见为实,名声这种东西,更多的时候都是吸引大家去旁观的基础,但只有共同参加了一次或数次会议,并有实际性的接触以后,医生们才会互相邀请着开飞刀。

        见面的作用,一方面是确定对方的技术和水平,看看是不是水货。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确定对方是不是有精神病的倾向。

        对于那种无论如何都难以交流,或者性格扭曲的医生,大家总归是希望避开一些的。

        尤丰裕本人体型硕大,个高且宽,看起来就像是能独立锯大腿的骨科医生。

        对于年轻的凌然,尤丰裕稍露出一些不善于言谈的模样。

        两人的年龄相差近30岁,尤丰裕都有些找不出话题来,尤其是在准备好的几个话题,被凌然干净利落的杀死以后,气氛就更加的凝重了。

        全靠左慈典在场,现场的对话才没有彻底崩塌。

        经过半个小时的试探,尤丰裕果断中止了一切迎接活动,将凌然送入了手术室。

        在凌然穿上洗手服的一瞬间,世界都仿佛变的和谐起来。

        “开口这么大。”

        “剥的还真不错。”

        “是这样缝的啊。”

        对于医生们来说,语言或许是一种交流方式,手术亦然。

        凌然默默地完成了一场手术,紧接着就做另一场手术,然后是第三场……

        五个小时后,尤丰裕等人只与凌然说了几句话,但却感觉对他熟悉了起来。

        外科医生就是如此。

        有的外科医生喜欢说话,以至于正常手术都喋喋不休。

        有的外科医生喜欢笑话,总要逗的小护士面红耳赤才罢休,以至于手术室的护士没学会假高潮,先学会了假害羞。

        有的外科医生是不喜欢说话的,虽然少见,但对尤丰裕等人来说,却也是另一种轻松。

        特别是在招待活动都没怎么进行的情况下,反而让尤丰裕有些不好意思。

        “凌医生的手术还是很有感觉的。”尤丰裕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泛泛而谈。

        “凌医生的手术满细致的。”

        “跟腱修补术做到这个水平,真的是顶级了。”

        大家尽可能的赞着,以表现自己的好客之情。

        凌然自顾自的脱掉手术服,对于这样的赞扬完全免疫,只有在离开手术室的时候,凌然才被一张手术排班表所吸引,站定了下来。

        “凌医生,时间比较晚了,咱们要么先去用餐……”尤丰裕笑呵呵的。

        “你们也做关节镜下的半月板成形术。”凌然指了指排班表上的一行,半个小时后,有连续4台膝关节镜的手术。

        尤丰裕愣了一下,笑道:“也是刚刚开展。”

        “能看吗?”凌然问。

        尤丰裕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左慈典咳咳两声,道:“凌医生,这个不太合规矩的,您就算是想上手,也可以回云医再做……”

        “云医没床位了。”凌然道。

        “那也不好就这么参与人家的手术。”左慈典一边说,一边用眼睛去瞄尤丰裕。

        堂堂骨科主任,哪里还不知道两人在谈什么,反而放松了一些:“凌医生想看手术,那咱们就看手术。”

        凌然的脸上,果然带出了笑容。

        尤丰裕回身再对下属道:“问问肋排烤了没有,要是凉了的话,就换一个。”

        左慈典分明在凌然的脸上看出了犹豫。

        左慈典不由内心一喜,等了几秒钟,再笑道:“尤主任,咱们也别浪费了,凌医生反正都不喝酒的,就把肋排拿过来,咱们随便吃掉好了。贵院的手术区有休息区吗?”

        左慈典再看凌然的表情,绝对是极其满意的样子。

        这下子,左慈典心下大定,所谓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

        再说两句话,左慈典悄然落后,从上衣内口袋里掏出笔记本,翻到凌然的条目下,并记录:半月板成形术。肋排(烤?)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91/188683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