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大医凌然 > 第392章 实践技能考试

第392章 实践技能考试

        “听说了吗?凌然今年也考执医。”

        “知道,我们今年和凌然一起考执医啊。”

        “凌然要是考不过去就有意思了。”

        “喂,声音小点,别让人听到了。”

        两名住院医依着门口,小声的聊着天,对今天选择的话题很兴奋。

        “一会在车上可以问一下凌然,话说,他做了有快1000例手术了吧。”

        “应该差不多了,tang法缝合和他的跟腱修补术,等于是凌然在咱们医院的独有术式了。”

        “听说吕文斌开始做tang法。”

        “吕文斌是那个猪蹄卤的特别好的吕医生?”

        “对啊,你都不知道他名字?”

        “他又没在猪蹄上写名字……”

        两人说着话,再慢吞吞的来到医院门前。

        一辆大巴车,就停在门边的位置。

        “是去考执医的医生吗?”大巴车里下来一名医政科的干部。

        “是,我们骨科的。”两人报了名,接着上车,就向两边打量。

        车内全是满脸困倦的住院医。

        “昨晚值班了。”新上车的住院医用一句话就打开了局面。

        “应该说是又值班吧。”

        “明知道我们要考试,还要加班又加班的。”

        大巴车上的住院医们顿时同仇敌忾起来。

        值班是任何医生都不愿意做的事,正因为谁都不愿意去,所以做的最多的就是住院医了。

        对于加班的痛苦,医生们可谓是深恶痛绝,再加上顺便骂领导,不同科室的住院医们迅速的连成了一片。

        大巴浑身一震,轻轻启动。

        骨科的住院医不由站了起来,再看看大巴车内,不由问:“不是说凌然也去考试吗?他今天凌晨就来了吧。”

        骨科的值班医生时不时的就要去急诊科接收转科的病人,稍微关注一下就知道凌然的日程了。

        负责领队的医政科干部不由的抿嘴笑了笑。

        骨科住院医看到了,问:“凌然不考试了?”

        “考,怎么不考。”医政科干部呶呶嘴,道:“雷主任给单独派车了。”

        “单独……”住院医撇撇嘴,声音不高不低的吐槽一句:“这时候还搞特殊待遇啊……”

        “凌医生早上做了4台手术,都是点名的手术,雷主任担心时间来不及,耽搁了大家的行程,所以才给凌然单独派了车。”医政科干部说着很有道理的样子。

        一群执医都没考过的住院医生除了羡慕嫉妒恨,也都无言以对。

        外科医生为了手术而有所牺牲,那不是太正常的事吗?

        骨科住院医摇摇头,看向窗外。

        一辆帕萨特正好从大巴车旁驶离,放了一半的窗户,自上而下的看,正好能看到凌然的面容。

        ……

        凌然确实是做了4台点名手术,才前往考场的。

        现如今,一些医院已经将点名手术制度化了,患者花费三五百元,或者七八百元,就可以指明要求某某医生做手术,医生还可以分到一半的点名费,对于有了名声的外科医生来说,是笔不菲的外财。

        而在此前,要想确定某某医生做手术是比较困难的,起码得找找关系什么的才行。

        云医目前尚未采用收费的点名手术的策略,所以,凌然做的点名手术,都来自于同行的介绍。

        单就医院内的认识来说,有同行愿意将亲戚朋友带来给你做手术,那是很大程度上的认可了,通常来说,是不好轻易拒绝的。

        当然,凌然是不会轻易拒绝手术的。

        帕萨特缓缓的开到了省立医院的门口。

        昌西省执行的是异院考试,实践技能考试这种需要场地的考试,云医的就去省立,省立的就去云医。监考官部分是云医和省立的,也有来自其他医院的上级医生。

        政策是这样的政策,实际效果依旧寥寥。

        实践技能考试挂掉的比例本来就低,云医和省立的医生,招人的时候又是优中选优,刚刚毕业没多久的小医生们,对作弊的需求并不大。

        相比之下,地区医院的医生,尤其是区县以下的医院医生,总是更愿意寻找机会。

        凌然进入省立的住院楼,拿了叫号单,就坐在候考间里,看着几名小医生上窜下跳的翻书打电话。

        执医的实践技能考试的试题是电脑随机抽出来的,叫号单对应着考题。

        若是有关系的话,考生从拿到叫号单,到进入考试间的这段时间,是有可能拿到考题的大致范围的,比如心脏、肺部、皮肤等等。

        考生可以借这段时间看书复习一番,算是有效率的临阵磨刀了。

        凌然只是看看自己的叫号单,就闭目修养起来。

        他做了四场手术,没**力药剂,不免有些疲倦。

        等待了约莫一个小时,有小护士在门口大喊:“46号!46号在吗?”

        凌然自然而然的看了过去,并站了起来。

        小护士望向凌然,寂静的两秒钟后,她的声音就变的无比温柔起来:“你是46号吗?”

        “是。”凌然扬了一下手里的叫号单。

        “快来。”小护士娇媚的招招手,等凌然走进走廊,她才轻轻的关上门。

        省立今天一共准备了6间房做考场,内里都有齐全的模型假人和各种道具。这些东西平时就作为医生们的练习品,到了考试的时候再上阵。

        相比之下,小医院的医生们的条件就艰苦多了,许多人都是找机会用两次模型,就来考试了。

        当然,真人是比模型更好的素材,有机会上手的小医生,考执医的实践课程都不会太费力。

        凌然跟着小护士,进入了中间的4号房。

        房内两张长条桌,坐了三名考官。

        凌然抬头一看,还有认识的——益源县骨二科的主任孔向明,赫然坐在三人的正中间。

        孔向明满面严肃,缓缓抬头。

        咦?

        孔向明翻手接住自己的下巴,望着凌然手里的叫号单,陷入了沉思。

        这是什么沙雕节目吗?

        作为多次邀请凌然前往益源县开飞刀的主任医师,孔向明对凌然始终保持着尊敬的态度。

        然而,眼前的场景,用尊敬显然是hold不住的。

        那么,等凌然按照规程来叫“老师好”吗?

        想到此处,孔向明连忙站了起来,哈哈的笑出了声:“凌医生,欢迎来参加咱们的实践技能考试啊。”

        “孔主任你好。”凌然以符合社会期待的微笑,面对孔向明。

        而坐在孔向明两边的医生,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颇有些难受。

        依照惯例,益源县医院的骨科主任,向来都是云华市医学会骨科学分会的常务委员,是昌西省医学会骨科学分会的委员,孔向明同志刚刚做科室主任没两年,有机会都要出来刷脸的,到省立来做个考官什么的,都是应有之义。

        陪考的两位的要求就没有那么高了,一位资深主治,一位年轻的副主任医师,都是医院竭尽所能找出来的稍有空闲的人员。

        他们倒是听过凌然的传说,但没有亲自接触过,显然还有些疑虑。

        孔向明已经从长桌后方绕了出来,背过两人,笑的眉毛都要竖起来了似的:“前阵子还想,到云华来,一定要见见您的,没想到今天给碰上了,您别说,云华的地面,可是够邪乎的……哈哈,哈哈哈……”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91/203633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