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大医凌然 > 第422章 救死扶伤

第422章 救死扶伤

        肝脏外科的核心问题,就是围绕着肝脏出血和止血来进行的。所以,切除和止血,就是肝胆外科的招牌招式,也是每日里琢磨和研究的技术。

        单论肝脏的切除法,就有指捏法、刀柄法、微波法、激光法、水枪法……

        事实上,外科医生尝试使用了各种手术室里能找到的东西来撕肝子,比如吸引器、血管钳、刀柄等等,给人的感觉,就是他们端起了肝,然后尝试用任何东西将之给掰开了。

        可以想见,第一次做此类操作的时候,医生们心中是和何等的“卧槽”。

        肝胆外科的小主治也从医十年了,他见过主任和副主任们,用刀柄去撸病人的肝子的,也见过人用指头去掰肝子的,但他本人,从来没有用刀柄碰过病人的肝。

        这活计多危险啊!

        小主治紧紧地盯着凌然,看着他放肆的剥下病人的坏肝,一块又一块,一块又一块。

        看着年轻帅气的凌然,大块的坏肝,还有蓝绿色的手术室,小主治忽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就好像在拍电影一样。

        “4号线。双重结扎。”凌然的声音忽然传来,将所有人都惊醒了似的。

        “肝切除……就好了?”吕文斌做着助手,都倍感意外。

        也是他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急诊肝切除。

        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抬头看看。

        “不到5分钟时间。”小主治默默的低下头。

        这个速度不能说有多惊人,他还听说过更快的。但是,发生在眼前的急诊肝切除,做出这样的水平,还是无比的令人意外。

        “切肝到这里就可以了,接下来就到止血环节了。”凌然亦是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别看他的动作狂放,那是为了给予肝脏恰当的压力以将坏死的部分剥离开。

        在此过程中,不论凌然的表情有多轻松,现实的压力和危险性是时刻存在的。

        旁的不说,就是捏着肝的手,稍微有一点点的用力,就可能将肝脏给捏爆了,可要是捏的松了,漫溢着血的人肝可是相当地滑溜,若是掉下去了……

        “所有裸露在外的,能够看到的管样结构,都要结扎起来。”凌然自己提着持针钳,且道:“余媛负责检查。”

        “好的。”余媛站在两个踏脚凳上,视野清晰。她牢牢地盯着创面,辨认每一处结构。

        虽然说,凌然是出了名的谨慎,但是,手术助手总是要充分利用起来的,像是这种水平的手术,总是不怕多一份谨慎的。

        凌然飞快的运起了针线。

        “给我穿手术服。”霍从军的声音从旁传来,吓了小主治一跳。

        “哦,好的。”小主治连忙撕开一包手术服,给霍从军套在了身上。

        霍从军穿戴停当了,再站到手术台旁,问:“我能帮什么忙?”

        试用过主任版的助手的凌然,听着眼前一亮,立即道:“准备填塞止血,用大网膜。”

        “好。”霍从军声音响亮的答应了一声,然后就准备起了纱布和大网膜。

        同样是填塞止血,凌然现在做的,就比县医院做的档次要高多了。

        当然,将要求放低一点,县医院的急诊科,也算是做到了他们的能力极限,眼瞅着事不可为,就采用了他们所能采用的最好方式。

        毕竟,有肝切除能力的急诊科,这个要求是有些高了,事实上,当地县医院的普外科,都没有胆量做这个肝切除手术,否则,急诊科的院内会诊就解决问题了。

        霍从军望着凌然的操作,则是满心的骄傲。

        他梦想中的急诊中心就是这样的,有病人送来,救活他们,尤其是创伤性的问题,更是急诊中心要关注的重中之重。

        “填塞了。”凌然的手法无比之快。

        肝部手术就是如此,做的越快,患者的预后就越好,就这种切掉半个肝的大手术来说,预后的好坏,直接指向了生存率的问题。

        霍从军帮着凌然,做好填塞的工作,然后放置引流管……

        “ok……ok!”霍从军看的身体都放松了下来,他看看监视器,又问苏嘉福:“情况怎么样?”

        “稳……定?”苏嘉福有点怀疑霍从军为什么要问自己,老军医之前都是自己看的来着。

        苏嘉福不得不多看两眼,免得这是一个考题。

        霍从军笑笑:“稳定就好,恩,就看后面怎么样了。”

        凌然同样是吁了一口气,示意吕文斌关腹,自己再摘下手套,道:“创面很大,我们尽可能的止血了,接下来就看他自己了。”

        “他会挺过来的。”霍从军转头看看病人的脸颊,回过身来,肯定的回答。

        凌然奇怪的问:“这么肯定?”

        “当然,他是独生子,父母尚在,要是还不努力拼一下,我都看不起他。”

        凌然愣了一下。

        “我来给他关腹吧,至少是我能做的。”霍从军说着,就从身后勾了一只圆凳过来,踢到了手术台前,再对巡回护士道:“把台子放低一些。恩,持针钳给我。”

        霍从军坐在了圆凳上,伸手要了持针钳,再等手术台放下来,就开始做起了关腹缝合。

        “说起来,我有阵子没做过缝合了。”霍从军缝了两针,自己笑了起来。

        苏嘉福站在霍从军身后,用深刻的眼神看着他的后脑勺,反复的用手抚摸自己的圆凳。对一名工作时间暴长的麻醉医生来说,不能坐下来,是件极其残忍的事,还好自己现在都是带两只圆凳的。

        “小吕来给我做助手。”霍从军又呼唤了一声。

        “哦。”吕文斌连忙走过来,站在苏嘉福面前笑两声:“苏医生,劳驾。”

        “给你,给你。”苏嘉福无奈的站了起来,将圆凳给了吕文斌。

        吕文斌兴高采烈的骑着圆凳到了手术台的对面,开始给主任理线钳肉。

        苏嘉福无语望监视仪,用自己高考600分的大脑思考:再这样下去,就该轮到我猝死了啊!

        “凌医生,手术做的不错。”肝胆外科的小主治主动走过来,向凌然伸手。

        凌然低头看看他的手,不等说话,左慈典连忙上前,道:“不好意思,我们凌医生不喜欢握手……”

        “哦……哦……”小主治心里有点不太乐意,转念一想:我瞎想啥呢,这种人是到了肝胆外科,都可以做副主任的强人来着。

        “有事吗?”凌然提问了出来。

        “没有……我主要就是想赞一声,手术做的真好。”

        “谢谢。”

        小主治极尽赞美的道:“我上次去参加的会议,看一位京城来的主任用刀柄做钝性分离,做的熟练是熟练,我感觉没你做的精彩,就您刚才分离肝部的技术,在急诊科里可是浪费了。”

        “喂。”霍从军突然喊了一声,道:“那个谁,没你事了,回去吧。”

        “恩……哦……”小主治乖乖的低头出手术室。

        霍从军咳咳两声,道:“凌然,你一会跟我一起去见患者家属,手术情况,由你来给他们介绍吧。”

        “由我来吗?”凌然指指自己的鼻子。

        “恩,救死扶伤可以说是咱们急诊科的主要工作,你完成了一次救死扶伤,就应该向病人家属说明。对吧?等我关腹……”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91/207592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