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大医凌然 > 第560章 包圆

第560章 包圆


  急诊中心的抢救大厅里,住院医们乱的有条不紊。

  要说经验的话,云医急诊中心的住院医们的经验都不老少了。

  且不说他们是读了5年的医学院还是10年的医学院,光是毕业以后,就要经历实习、规培、住院狗的生涯,少则三四年,多则五六年。

  换在其他行业里,毕业工作四五年的职场人,已经敢说自己“小有成就”了,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大学读的还是不相干的专业。

  实在是医疗业的容错率太低了,同样是被车祸撞的支离破碎,甭管是宾利还是捷达,该报废的就报废,该换新零件的就换新零件,可病人却是必须要抢救的。

  若果是普通的车祸或急诊,云医急诊中心的住院医们,还真的都不怯。这里最资深的住院医郑培,做住院都做了4年多了,遇到危重病人,稳定病人的生命体征再转诊专业诊室,都是能做到的。

  但是,一口气三辆救护车,送来四名病人,就稍稍有些超出他们的处理能力了。

  其实,要是病人再多一点,郑培直接把霍主任召唤出来,那就解决问题了。

  病人再少一点,他也没什么担心的,安心做事就行了。

  4名病人,一名濒危,一名危重,再加两名伤的也不轻的,对目前的急诊中心的压力,恰巧是最大的。

  这种情况是不能召唤主任的。

  晚上的医院主任就相当于有灵的宝剑,灵剑出鞘是要见血的,像是霍从军这样的急诊中心大主任,到了抢救室一看病人数量和质量不够,转身张嘴就会把召唤人给吃掉的。

  别说大主任了,郑培连三线都不敢召唤,副主任医师又不是狗,也是有家庭生活要过的,只有情况紧急到主治们都处理不了的时候,才会夜里赶过来。

  医院对此也是没什么办法的。现在的医院早都不讲八小时工作制,五天工作日,或者调休年假之类的事了,但是,想让医生24小时工作——目前只有凌然这么一只。

  当凌然出现在抢救室里的时候,有些慌张的住院医们,顿时冷静了下来。

  凌然是独立带组的医生,理论上是可以做三线的。

  他到了,带来的不光是人力资源和技术资源,还有责任资源——急诊中心目前的最终负责人,毫无疑问的就变成凌然了。

  “凌医生。”浓眉大眼的郑培,快步到凌然身边打了个招呼,再道:“您来指挥吧,我们都听您的。”

  如果凌然不来的话,郑培就是抢救室里的最高负责人,对于资深住院医郑培来说,夜班遇到个胸痛的病人都要忙死,一口气4个厉害的——做也能做,有根主心骨就更好了。

  “现在什么情况?”凌然向来没有推脱责任的想法。

  就他的人生经历来说,事先推诿是很没有意义的事,更不符合他的心态。

  郑培与凌然接触不多,见他有担当,也就放下心来,忙报告道:“四个人,一名濒危昏迷有腹部开放伤,一名危重的尚有意识,多处出血,另有一名腿部骨折,肢体多处受伤。症状最轻的胳膊骨折……”

  “通知骨科、普外和神经外科,胸外科的也请过来……”

  “已经通知会诊了。”郑培道。

  “恩,一会由我来分配任务,所有人着装整齐。”凌然说着在护士的帮助下,穿好了衣服,再戴上护目镜和口罩,再加双层手套。

  抢救室内的住院医们原本就在盯着凌然看,见他这么个流程,也都跟着学了起来。

  “戴双层手套。”凌然依次检查了众人的穿戴,走到一名住院医面前,提醒了一句。

  “双层手套不方便……”住院医嘟囔了一声。

  凌然平静的道:“我们没时间做传染五项,也就不知道病人是不是HIV的携带者,或者肝炎患者……”

  “也不会那么巧……”住院医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给他再拿个手套。”凌然没有争辩,只是叮嘱一声。

  值班的主管护士刘护士,迅速的拿了一双橡胶手套过来,再狠狠的瞪住院医一眼,道:“为你好的,戴上吧。”

  年轻的住院医有点抹不开面子,又忍不住道:“赵医生都没有这样的要求的。”

  这一次,就没人理他了。

  年轻的住院医左看看,右看看,犹豫了几秒钟,还是将第二个手套给戴上了。

  医院里的上下级关系趋于严格,而非普通单位里典型的同事关系,就是因为上级医生总是能够占领技术制高点。

  面对突如其来的急诊病人,戴一层手套是没错的,戴双层手套则更正确,年轻的住院医是没有办法在这个问题上强硬下去,以证明自己的态度。简单的命令无法抵抗上级医生,高难度的命令更无法抵抗上级医生了,偶尔的买泡面买烟的命令,也就变的难以抵抗了。

  “30秒抵达。”接诊台的护士再接了最后一通电话,也就赶紧站了出来,准备帮忙。

  晚上的急诊不比白天,要求大家各司其职是不太现实的。没事的时候就睡觉,有事的时候就得一起上了。

  凌然站到了接诊门的最前方,两手扎在胸前,就像是去手术室里一样。

  事实上,急诊的抢救,本来就是无比凶险的手术。

  比起普通手术来说,急诊手术的“急”,既是时间要求的急,也是准备的时间急。

  同样是肝切除这样的大手术,若是在肝胆外科进行的话,术前检查做一天两天,甚至三四天都属于正常。基础疾病多的患者,可能还要先请内科会诊,将血压血糖肝功能等指标调整好了再做手术。

  而在急诊科,遇到肝脏破裂的患者,要是自己不能做的话,也就是请肝胆外科或普外科过来一刀切了,什么调血糖,调肝功,都是不存在的。

  同样的,肝脏什么情况,也是不可能像择期手术那么清楚的。

  对于任何一个科室来说,一级或二级的急诊病人,都是相当凶险的病人,弱一些的医院的专业科室,都倾向于将病人转去上级医院,也是这样的原因。

  同样是肝胆外科,像是武新市一院这样的医院,他们本身就要选择条件好,病程简单的病人才会自己做,陡然遇到一个急诊肝切除的,根本就不敢接收。

  同样的,武新市一院的急诊科,在遇到肝破裂的病人,也就不敢接收了,由此可见,没有大量专业科室支撑的急诊科,自己也是很难发展的。

  云医急诊中心能够做起来,也是依靠着云医的诸多专业科室的。

  救护车停。

  两人迅速冲了上去,帮忙将病人给抬了下来。

  凌然一边听着急救员报告数据,一边迅速进行查体。

  大师级的体格检查,到手就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脾破裂,肝脏破裂,怀疑失血性休克,直接送手术室,补晶补液,拍CT……”凌然接下第一个病人,就做出了判断。

  对于这样的病人,脾脏切除和肝脏切除是首选方案。

  郑培道:“转给普外还是肝胆外科吗?”

  按照云医的科室划分,脾脏是普外的,肝脏则是肝胆外科的。

  凌然毫不犹豫的摇头道:“我来做。”

  郑培愣了一下,他看着救护车的灯光,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转诊,此时才突然意识到,凌然做肝切除早就切服了肝胆外科。

  “哦,好……”郑培迟疑了一下,道:“我可以做脾脏切除的助手,肝切除不行……”

  这时候就不是抢手术的时候了,尤其是肝切除这样的手术,一个不好就要死人的,让郑培直接上手术台做一助,结果只是死亡讨论的时候被人屌出血来。

  凌然“恩”了一声,道:“左慈典在楼上缝皮,派个人通知他一声。”

  “是。”郑培赶紧答应下来,不用凌然再吩咐,再赶紧安排各项检查。

  这时候,第二个病人也推了下来。

  凌然迅速的换了一双手套,再上前快速查体,且道:“脾脏破裂,**碎裂,喊泌尿科来会诊,送手术室。”

  稍停,凌然多加了一句:“脾脏和**我来做,郑培你跟这台,先稳定状态。”

  在场几个男人胯下一凉,接着才意识到,凌然竟是把两个重病号给包圆了。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91/220334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