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大医凌然 > 第671章 飞(求月票)

第671章 飞(求月票)


  孔明辉坐在办公桌后面,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好似在工作的样子,实则一遍又一遍的刷着自家主任许锦亿被做手术的视频。

  多年以来,大家都看主任做手术的视频,如今再看手术做主任的视频,又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孔明辉相信,其他人应当也在做相同或相似的事。

  大家都是普外科医生,与其像是其他人那样四处打听,还不如就看手术视频来的直接。

  三甲医院的普外科医生,要说都能上手切肝子,那是不可能的,大饭店的厨师也不能个个都擅长做熘肝尖。东黄区医院里面,能做该手术的也就是几个人,但是,事情都是做起来难,看的要求就低了。东黄区医院的从副主任医师,到孔明辉这样的小主治,都不用旁人帮忙,就能把手术看得通透。

  当然,有些地方是需要暂停没错了。

  啪。

  孔明辉拍了一下空格键,让屏幕里的画面,定格在了肿瘤被锐性分离的时刻。

  凌然分离的很吝啬,环着肿瘤本身,只切除了少少的一点正常组织,若非靠右的地方多去了一些,孔明辉还以为遇到一个不会做肝癌手术的傻子。

  但是,看切除下来的恶性肿瘤的病理报告,再看原片等等,孔明辉又觉得凌然切的精准。

  偏偏从视频中,难以得出同样的结论。

  这是一种很难受的体验,就好像做题,总觉得对方不对,结果做出来的答案,总是对方正确……

  如果让孔明辉做判断的话,他会说凌然切的不干净。可要说哪里切的不干净,有什么证据说明没切干净的话,孔明辉看了这么久的视频和片子,都是说不出来的。

  所有的证据都支持切干净了。而且,用浅显的分析也能得到这样的结论——主任许锦亿的肝切除,并不是多难的手术,他专门邀请的医生做的手术,能是切都切不干净的主儿吗?

  孔明辉的目光不由洒向窗外。

  电线杆上,站着一群麻雀。

  孔明辉望着它们,不由从左到右的数了起来:主任回来,回不来,回来,回不来……

  呼啦啦。

  麻雀全都飞走了。

  “这些家伙……”孔明辉摇头失笑,干脆起身伸了个懒腰,就见前面的工位上,自家副高正望着面前的一株绿萝念叨。

  孔明辉用自己在口腔科规培3个月的没用经验看其口型,然后缓缓的在口中复述:点冰点江,起码大涨……

  ……

  许锦亿在ICU里呆了三天时间,才转到普通病房里。

  这三天里,东黄区医院流言蜚语不绝,待到许锦亿可以被探望了,蜂拥而来的医生们,简直将附二院的特护病房都给淹没了。

  “房间里人太多了,不利于病人恢复,大家请出去一些。”特护病房的护士不得不动手拦着,才阻止了更多的人入内。

  而在房间内,医生们已经迫不及待的表现出了关心。

  “我没事。”

  “都回去吧。”

  👋

  薛海珍在病床旁,尽可能的招呼着来客,小声说几句话,再将人给送出去,这时候,也分不清谁是真心来的,谁是虚情假意的,只能当做所有人都是有心了。

  许锦亿的14岁女儿坐在床边,一只手握着父亲的手,一边尽可能的帮父亲做回答。

  来的人越来越多,许锦亿的小女儿越回答越着急,忍不住带着脾气道:“医生都说了,病房里面不能超过3个人探视,结果你们都不听,房间里都要挤不下了,感染了又怎么办。”

  “好好好,别着急,我们出去几个,出去几个。”在前面的一位主任打了个招呼,果然有几个医生出去了。

  然而,转眼间,又有几名医生进来了。

  在前面的主任笑笑,再低声道:“我们马上就走了。”

  说着,他向薛海珍说了两句话,也出门而去。

  自然的,后面还有别的医生再补进来。

  许锦亿的小女儿扁扁嘴,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许锦亿看着听着,又好笑又感动,但他没什么力气说话,就用手,轻轻的拍拍女儿的手背,再看着女儿不开心的表情,心都要碎了。

  许锦亿是个借读书改变命运的男人。在村里同龄人满山瞎玩的时候,他喜欢读书,并将大部分时间用在了村学里;在村里同龄人早婚早育的时候,许锦亿前往县城读高中,并考上了大学。在村里同龄人带着流鼻涕的小孩子满山瞎玩的时候,许锦亿考上了博士。在村里同龄人的孩子考不上中学,求上门来的时候,许锦亿已经拜了多位老师,事业顺心……

  后来,在村里同龄人的儿子都开始工作的时候,许锦亿老来得子,对这个小女儿自然是捧在手心……

  要是有力气的话,许锦亿现在非得跳起来,高喊一声:“都给老子滚出去!”

  “都出去。”门口,传来一个穿透力十足的声音。

  围在病床跟前的人们,兀自履行着自己应尽的义务,然而,门口诸人,却是不由自主的退了出去,而且,这一次,没有新人再进来了。

  “都出去。”凌然进到了房间中央,再次说了一声。

  旁边,左慈典和张安民一边一个,将人往外拉,口中不停的道:“探视时间结束了,都回去吧。别站着了,都出去吧……”

  “你们也出去。”这一次,凌然是对着许锦亿周围的家属说的。

  许锦亿的小女儿从床边站了起来,眨巴着眼睛看着凌然,一边看着他,一边心甘情愿的离开了病房。

  此时此刻,在她眼中,凌然就如白马王子一般闪耀。

  “许主任,我给你查个体。”凌然说话间,已经转身开始给许锦亿查体了。

  许锦亿“恩”的一声,躺平了任凌然检查,口中小声问道:“我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没问题。好好休息。”凌然说着外科医生常说的话。

  许锦亿不由笑出了声:“我想看检查报告。”

  凌然站住了,问:“你看检查报告做什么?”

  “我怎么说也是个医生吧,我看看自己的检查报告……”

  “不行。”凌然回了一句,就出了病房。

  许锦亿咳咳两声,着急的在病房里道:“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我看看自己的检查报告……”

  “许主任。”张安民小声道:“我们凌医生出去了。”

  许锦亿望着张安民,嘴唇快速的抖动。

  张安民道:“您是想让我叫凌医生回来?我们凌医生主意正,他说不行就是不行了。”

  许锦亿嘴唇再抖。

  张安民看看监视器,又看看输液的状态,皱眉道:“许医生你别着急,我们知道,你想看检查单,但其实没必要的。’

  许锦亿紧盯着张安民的脸,嘴唇还抖。

  张安民弯下腰,想贴近了听他说话。

  终于,许锦亿张开了嘴,问:“你是谁?”


  https://www.lingdianksw.com/50/50991/4410480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