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生如戏唱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上山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上山


  山路一转,只见刀劈斧削一般,而眼前的无尽的虚空中,浮着一轮明月,山下一切尽收眼底。

  山脚下的平林漠漠,阡陌田野,月光下极目远处依稀能看见大片城池,万户人家,那便是虞城。

  四面都是呼呼的风声,人仿佛一下子变得微茫如芥草,只有那轮明月,熠熠地照耀着那山下遥远的远方。

  举目四望,云海苍茫烟云缥缈,好一个空阔的高天世界下山时,夜里的风刮得也特大,三人也特冷也特累。

  雨夜。

  秋末的夜晚雨来得总是很快,山林中的岚风带着浓重的凉意,驱赶着白色的雾气,向山下游荡,而山峰的阴影,更快地倒压在山下的村庄上。

  月亮已躲起来了,夜色,像块宽大无比的幕布,悄悄地拉开了,罩住了山川。

  一时之间,远处的群山,近处的房子、树木、都由清晰变模糊了。

  山林中的白天渐渐消失,黑夜弥漫起来,深蓝的天际,月光浅淡,林中总有淡淡雾气,使前路若隐若现。

  高高的天空里,星星却一颗一颗地跳了出来,那么多,那么亮,又是那么遥远。

  只见若有若无的渺茫的残月,在山边很近的望见,实在是令人觉得悲哀的。

  剩下这寂寞空旷的山路,花草似乎也知人意,现露一种说不出来的冷静和战栗。

  夜深了。

  淡淡的月光照在山路上,树梢头,细碎的花影下掩映着异样的惨淡。

  莫言仰头见灰暗的天空的小星星,模糊微耀的光辉,像一双双含涕的泪眼。

  阴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但不久,又被月亮烛成银灰色了。

  冷月缥缈在被乌云遮盖的天空,弘法寺的山林中森森寒意随着呼啸的朔风,席卷过万里空旷的荒原,席卷过万物阒寂的夜晚,一路猛扫,扬叫起猎猎的狂啸。

  在莫言仁立凝望之间,天上已经布满了阴云。

  “哗哗……”

  一阵紧一阵的狂风走石飞沙,吹得满空昏黄,暗影沉没,人也立足不定。

  灰白色的雾从山林里冉冉的向上升腾起来,而压在山巅上的乌云,却越来越低沉了。

  一会儿,山峰隐没了,路也看不清了,四周一片昏黑。

  山野荒凉,四无人家。

  地上水泥杂沓,秋风萧萧,吹袂生寒,沿途也没见条人影。

  此刻的山林显得一片苍茫,只有阴影在晃动。

  风势刚过,豆一般大的雨点乱箭一般又从当空斜而下,打得地上灰尘四起,土气熏人。

  秋天夜间带来幽凉的风,小半仙不禁打了个寒战。

  现下空气转瞬间便可用阴冷形容,小半仙刚受了重伤立于风中时,那身影便显得尤为单薄。

  面对此刻的情形,小半仙打了个寒战,目前的现象,是真带有凄惨的意味了。

  看见小半仙冷得直打哆嗦,莫言也知道他受的伤很严重于,是就把外套给了小半仙穿。

  穿过参天大树和层层植被覆盖的山坡,几人也渐渐出现在山道尽头。

  忽见前侧面高地上现出大片树林,四面均是田亩环绕,暗影里却未见有房舍。

  仰望天空星月无光,像要下雨光景。

  再走一段便是一片漆黑,风中时有雨点打到。

  就在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三位施主若不嫌弃,就在鄙寺住一晚吧。”

  一个极微弱的、似乎是来自天边的声音,这声音虽然又轻又低,但对小半仙而言却如同惊雷,他不仅听得准听得清,还像被震荡了似的跳了起来。

  小半仙暗中一惊,虽然自己受了伤,但警觉却还在,听这人的声音离自己不过两丈开外,可自己却丝毫没有察觉。

  小半仙看了眼莫言,莫言沉声道:“去看看。”

  三人继续往前走,果然两丈之外站着一个白须白眉的灰衣僧人,灰衣僧人见到三人合掌念了声佛号,“阿弥陀佛,三位施主宅心仁厚,请随老和尚来。”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灰衣僧人苦笑着摇了摇头,双手合十在身前,对着小半仙一行人了个礼之后,盘坐在了地上,双眼紧闭了起来,再不多言,灰败的脸上竟露出了释然的笑容,望将过去,竟颇有得道之像。

  小半仙却站在原地没动,这老僧来的太古怪,现在他们三人中两人受伤,他不得不防。他仔细看过老僧,老僧的确是凡人,周身气场灵力也与普通人无异,但愈是这样愈可疑。

  于是三人目瞪口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这僧人这样出奇,把三人全吓住了。

  “难道这僧人是在特意的等着他们吗??“

  其实是不用怀疑了,这僧人坐在路中间就是在等他们。

  但人们总觉得还有希望,所以都一声不响地坐着,还在等待着。

  灰衣僧人盘膝坐着,双手按膝,面色阴霾,久久不语,看样子也不着急,就披着黑色的缁衣,静静地坐在小半仙一行人对面,手里的佛珠一颗颗地慢慢捻着。

  老僧微笑道:“怎么,怕老和尚害你们吗?”

  这句问话的声音不高,不严厉,也不咄咄逼人。

  但他开口的时候,声音中却仿佛有种汹涌澎湃的气劲,直直灌入周遭所有人的脑髓,令三人都陡然生出了一股心神魂魄都被其内力慑住,偏偏又无法挣脱的感觉。

  “这种时刻不得不防。”小半仙笑了笑,开口道。

  “你瞧那山上。”老僧开口指着山上。

  而三人转头去看,就看到火光忽明忽灭。

  “走吧,他们可要下来了,晚了可就走不了了。”老僧开口道。

  “请问大师要带我们去哪?”三人互相看看,莫言对小半仙点点头,小半仙这才回道。

  “自然是弘法寺。”老和尚笑道。

  听着这位大师的话语,慢慢地,小半仙懂得了释然。

  不困于情,也不乱于心,世间万物,各有其缘法,所有的挂碍及不舍,都是因为放不下。

  追慕名利是执,痴于情爱是执,陷于之中也是执念所致。

  执念的深意,亦如人生的深意,淡然处之,经过从容。

  玄妙能动人,却不如平常平易来得真实有情味,让我们人我两空,善恶具离。

  修行人因此不必炫奇神通,也不要执著神通,同样,对待有神通的人,也要有平常的心。

  但小半仙岂会不知人间何处不红尘?

  岂不知桃源仙境亦为世俗人家?

  而浮世也有清流幽涧,也可坐禅修行。

  佛云,心净则国土净,心安则众生安,心平则天下平。

  世情如镜,照影照心,有时小半仙觉得自己是个雅客,有时又甘愿做个凡人,纵入俗流,终不落无常之感。

  这时小半仙在雨幕中,朦朦胧胧的,能看到远处的弘法寺。

  小半仙一想,这山中只有弘法寺一座寺庙,现在他们有伤在身,又没有马车,去哪都会被发现,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https://www.lingdianksw.com/84/84773/4361760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