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烈旭清河 > 31.第三十一章

31.第三十一章


        她喜欢什么。

        这比破案难多了,压根没有蛛丝马迹可以去摸索。

        赵烈旭在超级市场买了些菜回去,走到家门口也没想出她会中意什么东西。

        花束?玩偶?餐厅?这些怕是她都不会买账。

        家里静悄悄的,客厅的电视灯都开着,但格外静。

        赵烈旭放下菜去卧室看了下,她人果真不在。

        电话还没拨出去,门口传来解锁的声音,杨清河拎着一袋东西进来。

        她像是没看到他似的,直径走进卧室,赵烈旭跟了进去。

        “出门买东西?要什么和我说,我下班帮你带回来。”

        杨清河从塑料袋里倒出几个四四方方的东西,粉色的,紫色的。

        她说:“卫生巾你也帮买?”

        赵烈旭:“......”

        杨清河翻翻白眼,拿上紫色的进了卫生间。

        赵烈旭淡笑着,进厨房做菜。

        以前自己一个人生活,他不太讲究,随便吃点就行,上回做饭还是她说想吃牛排那次。

        也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简单的烧了两个菜,糖醋排骨和西兰花炒肉片。

        杨清河拿筷子戳了戳米饭,打量了他几眼。

        生气归生气,可他两天只睡了三个小时,眼睛里都是红血丝,她有点心疼。

        赵烈旭给她夹了块排骨,“看什么?”

        “你牙齿上有西兰花。”杨清河忍不住怼他。

        赵烈旭挑眉笑着,知道她是胡说八道,他伸手抹去了她嘴角的糖醋汁,“几岁人了?嗯?”

        他笑的时候身上没那股硬狠气息,反而很随和温暖,仔细一想,他对着她的时候多数时间都是笑着的。

        男人的手指粗粝而有力,覆上来的那一刻杨清河觉得自己被电了。

        赵烈旭食指抬着她下巴,大拇指按在她嘴角边,手往上游走一点,两指忽的捏住她脸颊,扯了两下。

        “杨清河,你几岁了?怎么还像个长不大的小孩。”

        杨清河啪的打掉他的手,鼓着脸说:“我是还小,这脑子啊还没发育完全,分不清那儿分不清这儿的,像我们张老师就不一样,成熟懂事善解人意。”

        赵烈旭眼睛一眯,不知道怎么就扯到张蕴身上了。

        “早上张蕴和我说想去宿舍看看你,我说你等会还有事,让她下回来,其他的也就聊了几句案子的事情,没多余的了。”

        杨清河夹了筷西兰花,“你和我解释什么。”

        “你不是在意吗。”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意了?”

        赵烈旭笑了笑,“明天晚上我下班了带你出去散散心怎么样?”

        杨清河:“没空。”

        “别闹。”

        “明晚有个饭局,不如赵队长挑个分得清感情的女人去散心吧,比较省心。”杨清河眯眼笑。

        “饭局?什么饭局?”

        “上回画展的捐赠款项落实了,那边的县长为了表示感谢特意来了淮城,学校领导安排了顿饭。”

        “行。”赵烈旭看着她,心里盘算另一个时间点。

        ......

        饭碗是杨清河刷的,他起初不让,可小姑娘损他几句,硬是把他骂走了。

        什么我不白吃白住,我还有点良心的,就算年纪再小,也懂得尊老爱幼。

        嘴皮子溜得很。

        赵烈旭冲完澡出来她正好刷完碗,连台面都擦干净了,垃圾也打包扔在了门口。

        他穿着纯白色的T恤和深灰色的运动裤,额角滴着水珠,面孔干净清爽,就是眼睛红了点。

        他靠在沙发上,双脚搁在茶几上,神色疲惫,捏了捏眉心阖眼休息。

        这沙发他是铁定睡不下的,这么长的腿能搁哪?

        杨清河洗了个手,走过去说:“你睡卧室吧。”

        赵烈旭:“嗯?”

        “沙发你怎么睡?”

        他弯了弯嘴角,“我睡卧室你睡沙发?肚子不疼?”

        赵烈旭缓缓睁开眼,看向她,小姑娘脸色苍白,却依旧透着股倔劲。

        杨清河切了声,面上不屑,心里却暖洋洋的。

        当然,她的动作也十分不屑。

        回头就从卧室里搬出一条被子和一个枕头仍在他身上。

        “赵队长这么怜香惜玉,这么富有同情心,那就辛苦您了。”

        赵烈旭接住被子,看见卧室门关上的那一刹那仿佛遇见了以后的生活。

        他叹口气,能怎么办。

        他摇摇头笑着,闭眼仰头眯了十来分钟,眼睛和大脑得到休息,人稍微精神了点。

        赵烈旭打开笔记本电脑,接收完视频后点了支烟,屏幕播放的依旧是曾国发的那段录像。

        在他重复问曾国发为什么挖受害人眼睛的时候曾国发有明显的回避,他在遮掩什么。

        赵烈旭弓着腰,双指夹住烟,一口接一口的吸,双眸紧紧盯着画面,试图再找出点新的线索。

        录像播放完毕,他的一根烟也燃尽。

        最初以为是模仿犯案,现在看来,似乎不完全是这样。

        赵烈旭打开桌面的另外份文件夹,文件夹名字为赵莉萱。

        里头上百张的照片主色调是红色,他手指顿了顿,点开了其中一张。

        照片上女孩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双目被挖,鲜血染红了她的裙子,她躺在鲜绿的草地上,头发被蝴蝶发圈束着。

        赵烈旭拿过烟盒,拿了支烟递上嘴,打火机打了好几下才点着。

        1996年淮城挖眼女童案。

        已经过去22年了,线索也中断在22年前。

        头顶的灯光静静流淌,指尖的香烟亮着星火,一点点,一点点的吞噬着。

        赵烈旭阖上眼,就像当初被黑布条裹住一样。

        耳边回响起那几句话。

        ‘你记住她的声音,嘿,你一定要记住这个声音,瞧瞧她,多痛苦啊!’

        那个人的声音,年轻,低沉,阴冷。

        他兴奋着,狂放着,仿佛自己雕刻了一件完美无瑕的作品。

        ......

        杨清河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去上班了,餐桌上有张便条:锅里有小米粥和糖水。

        熬粥了?

        那看来他早上应该起的特别早。

        杨清河吃完早餐,顺便洗了他昨天换下来的衣服,现在他倒是坦荡了,内裤也不藏着了。

        中午的时候接到张蕴的短信,她告诉她地点和包厢号。

        她怕他担心,晚上临走前发了条短信给赵烈旭,但他始终没回复。

        凯丽酒店位于市中心,在淮城也算得上一等一的酒店。

        杨清河进包厢时,里头只有张蕴和一位老师,张蕴正和服务员商量菜色。

        “清河,来,你坐这儿。”张蕴说。

        “好。”

        杨清河看了眼手机,快要八点了,昨天这个点儿他已经回来了,到现在都没回她短信,是不是还在警局?

        服务员前脚刚走,后脚那些领导就笑着走了进来,其两个杨清河认得,副校长,画展策划的负责人。

        副校长伸着右手做这边请的姿势,走在中间的中年男人一直笑眯眯的在点头。

        中年男人有些秃顶,透着股干练成熟的味道,他一见到杨清河,哎呀叫了起来。

        “这位就是清河同学吧,你好你好,我是程刚,特别十分感谢你的捐款,特别感谢!”男人朝杨清河鞠了个躬。

        标标准准的90度鞠躬。

        看起来是个刚正不阿的人。

        杨清河笑笑。

        副校长拢着程刚入座。

        程刚一入座话匣子似打开了再也合不上,说道:“我们那边的孩子大多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出门在外打工,只有过年才会回来,因为地处偏远,教育啊,生活水平啊,都落了外头一步,这些年来捐赠的陆陆续续有很多,有明星,有大公司的老板,有匿名的好心人,无论是谁,无论捐了多少我心里头都十分感谢,收到清河同学这笔赠款时我可是吃了好大一惊,小小年纪能有这个成就真的让人刮目相看,还想到做慈善,是真的了不得啊。”

        杨清河在美国时跟随着崔萍参加过一些宴会,多数都是无聊的酒会,她原以为这也不过是一场面上的饭局。

        可这个县长是个老实人,说的也都是真心实意的话。

        慈善,她觉得自己也不是真的心善,假如她没周家的背景,或者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她是不会去做这些的。

        几杯酒下来,程刚有些微醉,说起山区里的孩子竟然眼眶都红了几分。

        几位老师安慰着。

        杨清河夹了只基围虾,刚夹起,外头突然一阵急乱的脚步声,她手里的虾啪嗒滑掉了。

        “外面怎么了?”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动静越来越大,几个人忍不住出去寻看,只见走廊尽头一个男子狂奔而来,面目狰狞,唰唰唰,边上的盆栽被风带动,好一阵摇晃。

        而男子后面还跟着好几个人,杨清河还没反应过来,身后突然有个人和她擦身而过。

        那人和奔跑的男子打了个照面,男子瞬间急刹车,咚的一下往后倒在地上,试图爬起来的时候那人一个箭步,擒住男人肩膀,膝盖往上一顶,反扣住他手腕,动作犀利利落。

        杨清河目光立刻覆上他,而他正巧偏头看来,视线撞一起。

        他怎么在这里?

        “老实点。”赵烈旭收回视线,厉声一喝。

        头顶的小灯盏撒下清冷的白光,照亮他T恤上的每一道褶皱,领口微松,从喉结一路往下,肌肤是小麦色,里头的腹肌若隐若现,结实硬紧。

        他的眼睛那么黑那么沉,透着不知名的狠厉。

        杨清河想起他对她笑的样子,真是截然不同的两副面孔。

        “赵队——”

        几名警察从后赶来,一齐制住嫌犯,赵烈旭起身。

        刑警欲给男子拷上手铐,但他似乎不甘心,忽得一跃而起试图逃跑,横冲直撞的眼瞧着就撞到杨清河,当事人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被人抢先一步拉到了身后。

        赵烈旭眼疾手快的钳住嫌犯,高大的身影挡在杨清河面前,嫌犯像无头苍蝇一样乱窜,墙边的花盆被撞倒在地,陶瓷盆四分五裂。

        “还不老实!蹲下!”

        “疼疼疼,饶命饶命!”

        力道再大点胳膊都能卸下来。

        咔擦一声,手铐稳稳的锁住。

        杨清河眼前一片白,男人宽阔的背脊像座山,而他身上的味道是淡淡的阳光气息,男人味十足。

        “赵队长!”张蕴叫道。

        赵烈旭看了杨清河一眼,朝张蕴微微点头示意。

        “你们这是......抓犯人?”

        “嗯,打扰了。”赵烈旭微微抬下巴,“把人压走。”

        张蕴:“你受伤了!”

        闻言,杨清河看见他胳膊上的血迹,应该是被刚刚的花盆碎片溅到的。

        赵烈旭:“没事。”

        赵烈旭看向杨清河,眼尾微微上翘,没多说,带人走了。

        一桌人回到包厢。

        杨清河屁股还没坐热,手机响了。

        赵烈旭:我在楼下车里等你。


  https://www.lingdianksw.com/45/45815/139218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ingdianksw.com。零点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lingdianksw.com